試解小英的「九二」難題

隨著大選腳步的逼近,「九二共識」日益成為藍、綠、紅糾葛的焦點,北京用它來做為檢視小英兩岸政策的石蕊試紙,國民黨用它來做為攻擊「空心蔡」的武器,蔡英文則心有千千結,苦思如何破解它,使紅的放心、藍的繳械、深綠的噤聲、淺綠的含笑收割。

蔡英文對「九二共識」最近且最具體的表態:「九二共識,那就求同存異吧!」

其實這是一個經不起推敲、不合邏輯的回答。

九二是年份,共識只會有無,沒有「同、異」的問題,「各表」必須是雙方都同意可以「表」,這是僅有的「同」,至於「表」的內容當然「異」,最棘手的是「一中」,北京認為是「同」,小英當然視為「異」,否則何須各「表」?

因此,嚴格來講,幾乎無「同」可求,即便屬於程序層次的同意各表的「同」,也是非常薄弱,因為北京從未正式鬆口,是故,小英的「存異求同」還不知從何說起,說了等於沒說。

這兩天,我腦細胞活躍,不覺手癢,試替蔡英文擬了一段文字:

「如果北京當局公開認知國民黨政府基於中華民國憲法,就「各表」部份所作之意思表示,則我可認同『九二共識』的存在。」

上面這一段文字蔡英文可在選前以適當方式、在適當場合發表,或融入520的就職演說中,它起碼具備下列幾項意義:

  1. 北京不會輕易接受,但球已丟還給他們。我方化被動為主動
  2. 替國民黨往前推進迄今未能完成的一步,因為除了胡布熱線的英文版電訊稿外,北京從未對「各表」鬆口,國民黨難以啟齒,小英替你開口
  3. 除前項將「共識」後半的「各表」與前半的「一中」對等化與明確化外,更進一步要求北京對我方之「表」做到起碼的認知,不能充耳不聞,化單方表態為雙方彼此尊重。
  4. 沒有逾越蔡英文所宣示的「依憲法體制推動兩岸關係」。
  5. 骨子裡是「憲法一中」,但沒有講出「一中」兩字,所以深綠及獨派不必跳腳。
  6. 扼殺了黨內制憲及修憲派的理想及指望,但只要有朝一日,他們在黨內得勢並進而執政,則仍有奮鬥空間,不是絶對的絶滅,此後四年起碼相忍為國,當家不鬧事。
  7. 深綠噤聲、淺綠含笑、藍綠有共識、北京稍頭大。眾家各得其所,往前跨一小步。

我其實自己犯了大忌,我不是說過兩岸議題貴在「模糊」,不宜「明確」。我上面的這一段文字是更「明確」還是更「模糊」呢?鄙意認為是各方都難以斷然拒絶的一點小「明確」,而「模糊」之妙依舊無傷。

想像一個更好的台灣,延伸閱讀:

(文章來源:沈富雄臉書;圖片來源:GotCredit,CC Licensed)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沈富雄

沈富雄

沈富雄,臺南市人,曾任華盛頓大學醫院副教授與西雅圖榮民總醫院血液透析室主任。前民主進步黨大老,曾連任四屆臺北市選區的立法委員,外號是「智多星」、「臺灣雄哥」。
沈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