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九二共識只剩一中原則,周奕成:該是新世代理解臺灣的真實處境了

這是個很壞但也很好的時機。新的政治世代可以好好理解臺灣所面對的真實處境。理解了,思考了,或許就有出路。

貢獻一篇舊文。重點在這段:

對共產黨來說,九二共識其實是零八共識,因為共產黨之接受九二共識,是在馬英九總統上任前。在這之前,中共領導人陸續對於一個中國發表了新的定義,即台灣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相對於馬英九堅稱的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共產黨的定義反而更合理而務實些。

北京發現了九二共識是個好東西,因為各自表述對中共並無絲毫不利,反而凸顯了國民黨論述的脫節與荒謬。九二共識是國民黨提出來的,卻對共產黨最為好用,在一個含含糊糊沒有人說得清楚是甚麼的九二共識之下,強大的一方可以任意詮釋其內涵,台灣這邊當然有表述的權利,問題是表述給誰聽呢?

《中共與九二共識》

2011/06/16《新新聞》周奕成專欄

虛言能夠比事實更有力量嗎?歷史會因為巧妙設計的言詞而改向嗎?一個大國的發展,一個小國的生存,這樣嚴肅、嚴重的事情,可以建築在虛構的辭令之上嗎?極少數人的奇詭謀略,能夠長期主導人民大眾的認知嗎?

當我檢視「九二共識」(或者說「一個中國表述」)的歷史軌跡,以上這些問題就如同雷電轟擊著我的頭腦。我很清楚,每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但是在一時間,又很令人納悶:為什麼虛言和詭詞會在短時間內竟被當成真理來傳播。

為何九二共識是台灣海峽的定海神針?

總統大選逐漸靠近,國民黨與共產黨開始密切地聯手宣揚九二共識。國民黨以前的黨報中央日報網路版聲稱,九二共識是台灣海峽的「定海神針」。上周在台北舉行的兩岸協議成效與檢討會議,據報載中國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致詞時說「一切成效都以九二共識為基礎」。

如果只看近期以來的新聞,會誤以為九二共識真的是國共兩黨之間的共識,或以為真的自一九九二年起海峽兩岸就有此共識存在,九二共識被賦予了極崇高的意義。但是只要稍稍回顧中國共產黨一方,過去以來對九二共識的定義與對待方式,就可以很明白地看到九二共識只是個巧妙的辭令建構,對國共雙方都具有策略意義,但也十分地虛空,十分地脆弱。

李、扁政府都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存在

meitu_0在一九九二年香港會談之時,據中共說法是:有一個中國的共識,但沒有各自表述的共識。中共官方說法是,由於雙方對一個中國的政治內涵並沒有進行討論,既然沒有討論,就沒有甚麼各自表述的共識。中共認為,「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這才是九二當年的共識。

當時領導國民黨政府的李登輝前總統不接受這樣的共識,影響了後來的陳水扁政府,都拒絕承認有九二共識的事實存在。

九二年之時究竟有無共識,現在去查考已經沒有太大意義。因為從一九九二年到二零零八年,所謂的共識是不曾發揮效用的。

九二共識這個名詞的杜撰,是在二零零四年

因此,對國民黨來說,所謂的九二共識其實是零四共識,也就是九二共識成為一個名詞,其實質內容未必與一九九二年的事實有絕對關聯的工具概念。

而對共產黨來說,九二共識其實是零八共識,因為共產黨之接受九二共識,是在馬英九總統上任前。在這之前,中共領導人陸續對於一個中國發表了新的定義,即台灣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相對於馬英九堅稱的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共產黨的定義反而更合理而務實些。

北京發現了九二共識是個好東西,因為各自表述對中共並無絲毫不利,反而凸顯了國民黨論述的脫節與荒謬。九二共識是國民黨提出來的,卻對共產黨最為好用,在一個含含糊糊沒有人說得清楚是甚麼的九二共識之下,強大的一方可以任意詮釋其內涵。

台灣當然有表述的權利,問題是表述給誰聽呢?

在大選期間,國民黨似乎準備將九二共識作為主要的選戰議題,以逼迫民進黨承認九二共識來凸顯兩黨對中國政策的差異,讓選民認為民進黨沒有能力與中國打交道。

國民黨以為這算盤打得好,因為民進黨勢不可能接受九二共識。共產黨也樂得以此議題為國民黨助選,同時對民進黨施壓。只是九二共識這種彎曲機巧的政治辭令,並不是選民能夠認知與反應的議題,以此做為選舉主軸,豈不會弄巧成拙?


延伸閱讀:

九二共識已死透,台灣人該如何實踐「一五共識」帶來的契機?

林濁水:踩死小雞的母雞又來了一隻,馬總統洪秀柱化了

【第三共和】范疇:現狀已經改變了

(文章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來源:周奕成臉書)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周奕成

周奕成

台北市人,政治運動家,作家,創業家。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史隆管理學院(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管理碩士,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等國際研究院(SAIS)外交碩士,是學運世代的代表人物之一,國外學者譽為台灣新世代的思想家與意見領袖。

曾任民主進步黨(民進黨)青年部及文宣部主任、第三社會工作室召集人、第三社會黨發起人、世代論壇召集人兼執行長、行政院政務顧問、總統府諮議、台灣民主基金會主任。現為新議程研究室主持人、世代文化創業群負責人。論述領域廣及憲政、兩岸、外交、媒體、文化及創業等。
周奕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