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已死透,台灣人該如何實踐「一五共識」帶來的契機?

此文章由Ketagalan Media授權刊登。

作者/葉介庭

九二共識已死透。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當地時間昨日下午於新加坡見面。五十分鐘閉門會議後的記者會中,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重申了習近平所有的聲明,強調雙方領導人都再次同意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中」,而馬英九在開場的演講中也提到一樣的說法。

目前為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馬英九開場演講時忽略提到了九二共識的第二句:台灣可以把「中國」表述為現今的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而言,「一中各表」的「各表」是九二共識中唯一還吞的下解釋,也是中華民國政府宣稱存在於兩岸間的共識,而既然中國方面完全沒有針對九二共識第二句下任何註解,這事實上表示中國當著台灣的面否認了台灣的政治存在。

c73554c10c610813

(圖說:1992年國統會第8次會議紀錄。)

九二共識身為模糊外交手段的大作,在台灣人眼中已經死透了。九二共識不再有模糊的各自解釋空間,我們已經正式的終結了九二共識的時代,走入了中國已經不再給台灣解釋空間的新時代。

但筆者還是看到一些希望。

直接對話,就是最有意義的發展

是的,馬英九在習近平面前的表現是難堪又可笑。是的,馬英九再次告訴我們他的說法與各界觀點有多背道而馳,是的,馬英九沒有意識到他已經提出了一個新的「共識」,但我們可以說,這些都已經結束了。

先忽略這些,也暫時先不管那些對於未來發展的推測,對筆者而言,馬習會的舉辦本身就是最有意義的發展;在今天之前,雙方是隔著一層面紗。只要國家最高的領導人沒有辦法直接對話,那就只能靠雙方代理人之間傳話,也就是說,雙方的官員都受限於國家領導人的授權,而過去的二十三年中,這樣的對話基礎就是九二共識。

當國家領導人總算見面時,他們就不能開心的躲在「未經授權」的保護傘背後了,他們本身就是授權對話者。

當然,馬習堅持了這個出於二十三年前會議後的所謂「共識」,選擇留在上一個世紀,但經過這樣的會面與制度化中台領導人會面的可能性後,他們也延伸了更多可能性:雙方可以在其他的共識下會面、甚至沒有對話基礎也可以會面。因為對話者是高於對話基礎的。

這樣的會面可以是一個正面的開始。民調顯示台灣人民並非反對所有雙方領導人的見面,民眾相信會面可能可以產生更多的共識,但就像筆者在本周稍早於 Foreign Policy Magazine(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的文章所說,馬習間談判籌碼的巨大差距,會讓這樣的會面變成台灣的麻煩。

一個低民調的跛鴨總統怎麼能代表群眾意志?他與台灣社會在對未來的想像上的斷層,又怎麼讓他能將談判後的結果帶回台灣執行?

不要再繼續馬習了,找出台灣的真正涵意

所以台灣的人民更應該利用這次的機會,取回制定對話基礎的權利。找出台灣身為一個國家的真正涵意吧。 找出方法來建立可令人信任與可靠的政府吧。開始在公眾論壇上,討論如何建立公民、社群間的關係,如何將統治權度讓,要怎麼保護我們的權力。

更加思考公民集體意識要怎麼建立;決定要怎麼讓負責代表你的人在跟中國對話時能做對的事情,並能在第一時間排除像馬英九的人當上國家代理人。

筆者更深信,現在正是時候,該大膽勇敢的面對兩岸之間終極安排的問題。現在正是發聲,闡述,突破僵局的時候。讓我們展開這個世代街頭的、甚至是權力殿堂的雄辯!台灣的未來會影響許多強權的算盤,我們如果放棄這樣的話語權,及時會有別人幫我們做完決定的。

這就是筆者版本的「一五共識」新紀元。我們就該做這些事情。

不要再繼續馬習了。不要再繼續玩弄台灣是不是中國一部分的文字遊戲了。不要再「九二共識」了。這是台灣新時代的黎明。九二共識已死透,一五共識的時代來臨。

課後補充:「一五共識」哪裡來?

柯文哲在去年12月22日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指出,「九二共識」是1992年的,兩岸應在現行狀況尋求新的共識,22年過去了,還用一個22年前的共識,且是沒有共識的共識,即「我們之間沒有共識,叫作『九二共識』」。

他說,22年來很多時空背景都改變了,「希望能不能來個『一五共識』,2015年的」。


找回台灣人的權利,延伸閱讀:

林濁水:踩死小雞的母雞又來了一隻,馬總統洪秀柱化了

【第三共和】范疇:現狀已經改變了

被背棄的人民與失責的民進黨–記馬習會同時的台北街頭遊行

(此文章由Ketagalan Media授權刊登;原文標題:九二共識的結束,一五共識的來臨;原文作者:;首圖來源:《第三媒體》攝)

Ketagalan Media致力於提供和台灣相關的國際時事中英報導,並透過深入探討介紹台灣文化、藝術、科技等議題,讓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獲得更多關注。加入KM粉絲團獲得更多第一手資訊。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葉介庭

葉介庭

現為Ketagalan Media的創辦人。實習經驗包括英國 Demos 智庫,以及籌辦第三社會黨。畢業後於華爾街法律事務所就職,他一直是台灣的歷史、政治和民族主義的思想家。
葉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