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太陽世代

面對馬習會,民進黨作態譴責就放一邊

隨著馬習會落幕,對習大大意圖的各種猜測佔據了新聞版面,儘管號稱與「進步勢力」同一陣線,民進黨不僅表示不排除「蔡習會」的可能,對於太陽花力量號召彈劾馬總統的呼籲,則是作態譴責「馬總統讓台灣人民失望了」便擱置一旁,完全沒有發動任何體制內的實質監督手段、或組織體制外抗議的打算。

相較於習大大的一舉一動,國內兩大黨對於整個馬習會前置作業的黑箱毫無反應,才是真正嚴重、需要我們注意的問題。

還記得一年半前的太陽花運動嗎?當初讓人民上街頭的原因是甚麼?因為張慶忠躲在廁所內,一人宣讀通過一部將改變全台2300萬人的服貿,僅用了短短30秒的時間,就定奪了台灣的命運,通過一部台灣人民尚且陌生且具強烈爭議性的法案;因為立院諸公以我們賦予他們代議的權利之名,藏身密室中協商,「喬」出連選民也不知其所以然的決定。

國民黨快速舉辦各種公聽會,只求形式過場,進行一切都「合法」的「強暴」;民進黨身為第一大在野黨,除了使用「拖」字訣和占領議台,似乎忘記還可以多接觸民眾,與社運團體合作以填補服貿案資訊嚴重不對等的鴻溝,喚醒人民對此事的注重。(補脈絡可參考魏揚的FB貼文

我們手中的選票,代表民主了嗎?

台灣號稱為一個民主國家,我們總以我們的「民主自由」為傲。然而,我們手中的選票,真的代表民主了嗎?理當代替人民發聲的立委們,違背人民的意志,我們卻不能阻擋這些法案通過,也無力撤換他們下台。

我們能夠調侃馬囧,在批踢踢上痛罵割不掉的闌尾,就代表我們有「自由」了嗎?當我們走上街頭,看到武警能夠暴力驅離抗議的群眾,還能夠相信台灣有健全的民主體制嗎?

我認為,這才是當初讓人民憤而走上街頭的原因。我們反對黑箱,我們厭倦政客操弄政治的醜惡嘴臉,我們希望能奪回為自己國家作主的權利,讓我們的聲音被聽見、被重視。我們希望我們心愛的台灣,能真正落實民主。

「學運名人堂」一個個臭掉,318的意義也被玷汙

然而,曾幾何時,「學運名人堂」一個個臭掉,搞得好像318的意義也跟著被玷汙。選戰激烈,「打倒國民黨」成為最大共識,只要能夠讓泛藍國會不過半,誰上去都可以,管他是收割「進步勢力」的民進黨,還是被閹割的時代力量。

我們沒時間管各種第三勢力不同的理想了,因為國民黨是必須除去的惡。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

民進黨改革國會,卻支持「喬派大老」柯建銘?

真的嗎?民進黨能拯救一切嗎?那為何在2011年還高喊「改革國會,拒絕密室協商」的民進黨,到了看來勝券在握的2015年,就對此議題噤聲,把口號改成「政黨輪替,國會才能改革」,並支持民進黨「喬派大老」柯建銘?甚至連太陽花都被收割為老柯進場「密室協商」的成果。(恢復記憶請看:http://goo.gl/lXEjMf

當了八年國會最大黨兼執政黨的國民黨,居然到快下台了才喊出「透明協商」,難道立院只在他們淪為在野黨時才需要改革?

體制沒改變,台灣的民主就不會落實

改變的只是以往坐在密室內協商的人,從國民黨換成民進黨;改變的只是高喊國會改革,悲嘆自己是少數而無能為力的,從民進黨改成國民黨。不變的是公民依舊淪為有缺陷的代議制下的投票機器—投完票請滾蛋,國家大事、公共事務沒有你我這種市井小民置喙的餘地。

當初讓我們走上街頭的,是對於立院黑箱的憤怒,是對於「乾淨、透明國會」的憧憬。因此,別被習大大的言行轉移焦點了,馬習會應抗議的議題在於馬總統「黑箱」掉事先徵詢人民授權的過程,便自行前往新加坡與習近平會面,人民因此失去表達及選擇自己家鄉未來的自由。

黑箱作業,才是我們應關注的重點,拒絕黑箱,正是太陽花精神的所在。

黑箱並非國民黨的特有專長,這是體制問題,根絕此弊病的方法,唯有讓獲得權力者,也必須遵守「透明立法與協商」的規定,才能一勞永逸。

還記得那首我們在濟南路上一起哼唱的「島嶼天光」嗎?天色漸漸光,但日頭還沒照耀這座福爾摩沙,理想仍未落實,我們還不能轉頭離去。

國民黨倒了,台灣不見得就會好。政黨輪替,民進黨上台,台灣也不見得就會好。真正對台灣好的,是從體制上拒絕立院黑箱,還給我們一座乾淨的國會、透明的協商。


打倒國民黨,監督民進黨:

【第三投書】當太陽花焦慮再現,民進黨與第三勢力難以維持的表面和平

報告小英總統:妳最堅強的後盾,是人民不是柯建銘

鋪天蓋地的看板竟不是藍軍?走一趟新竹就顛覆你對DPP的想像

當政治只剩實力原則,一丘之貉的「親國民進黨」誕生了

(首圖來源:中岑 范姜,CC Licensed)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第三投書

第三投書

我們期待邀請更多人,一起思辨生活、暢談文化,更在意這塊土地的大小事,希望有一天,台灣能是你我都能好好生活的國家。

投稿信箱:mail@3media.tw
第三投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