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投書】「第三勢力」腦袋裡不能只有選舉

文/魯夫

「第三勢力」腦袋裡不能只有選舉。如果說第三勢力最大的目標打破藍綠壟斷的政治,從中殺出一條真正代表人民的血路,如何有效區隔於藍綠之外是基本課題。

只不過當「打倒國民黨」已成為基本的入場券時,對於第三勢力最尷尬的課題,往往不是誰罵國民黨罵得比較兇,而是什麼時候該罵民進黨。 出來選舉選上當然是重要的目的之一,那些對外號稱重要的是選舉過程,把選舉工作當成是日常組織工作的左翼政黨,其理念令人感佩,卻注定一輩子當泡沫政黨。

12186759_481644975351082_4225624952947832113_o

(圖片來源:「黃國昌 從頭贏回台灣」專頁)

是民進黨側翼,還是要創造新政治?

當第三勢力尚未出現穩定的支持群眾,甚至隨時有可能消亡的情況下,同時對藍綠兩大黨等距批判、等距斷交,確實是不智的作法。但既然作為有別於藍綠的第三勢力政黨,底線劃在何處,將決定第三勢力政黨究竟只是民進黨吸納太陽花後新民氣的側翼,或著是當泡沫政黨,還是真正努力嘗試新政治。

舉例來說,自由台灣黨以台獨作為最重要的政黨理念,但面對主張維持現狀的蔡英文,其靈魂人物蔡丁貴也明確表示,「自由台灣黨全力支持蔡英文當選2016總統,由自由台灣黨來當黑臉,協助民進黨執政 。」讓人不得不疑惑,為何把台獨視若生命的人,可以公開支持主張維持現狀的總統?如果是這樣,加入民進黨在黨內當黑臉,才是最該採取的策略,否則恐怕就只是想當個小山頭罷了。

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也曾說,「若民進黨重演過去的腐化,時代力量也會扮演監督角色」,這是一個相當具體的立場表示。但細看時代力量的實際選情,被外界視作第三勢力中最有希望當選的洪慈庸,台中市長林佳龍已出任其競選總部的主委。

林昶佐也聘請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出任他的競選總部主委,兩人的競選組織都與當地民進黨基層組織完全結合。依靠民進黨全力扶持選上立委,卻說選上後會監督民進黨,不曉得時代力量是否是在測試大家的智商。就算不論選上之後的事情,時代力量對於當下民進黨所犯的錯誤何曾監督? 時代力量至今,曾經有兩次直接點名指責民進黨。

(圖片來源:洪慈庸臉書專頁)

第一次是民進黨發表司改政見後,儘管當時候的媒體,皆用「挨批」來形容時代力量對民進黨的發言,但嚴格上來說不過是委婉的政策建言,因為時代力量認為只是美中不足。但如同時代力量自己說的,如果蔡英文的司改政見是「許多關鍵性議題 立場模糊,更對「前瞻性的改革措施」沒有清楚態度,怎麼會只是美中不足?

第二次是在馮光遠退選後,時代力量批評民進黨片面撕毀協議,馮光遠更痛罵呂孫綾是「女版連勝文、北版顏寬恒」,黃國昌甚至直接點名蔡英文競選總幹事林錫耀出來面對,最後卻仍舊讓給無誠信女版連勝文北版顏寬恒的呂孫綾,令人傻眼。

重大議題在第三勢力選舉中消失

更不可思議的是,時代力量首次痛罵民進黨,竟然不是因為政策立場,更不是因為公共利益,而是為了自己的選舉。 如同前些日子藍綠政黨聯手廢除證所稅時,賴中強對時代力量的呼籲,「時代力量要出來說話啦 。」

當時代力量喊出公平正義的新稅制,把課徵證所稅列入其政黨政見時,除了在8月份曾經說:「藍綠必須先對證所稅是不是所得稅清楚表態外,看不到時代力量強力地捍衛理念。」因為,時代力量都是聰明人,他們明確知道對於廢除證所稅的批判,勢必將同時罵到民進黨和國民黨。

回顧這些再來看看陳敏鳳於政論節目上的談話,她為什麼會認為時代力量只是綠色附庸?與其如此支持時代力量不如直接支持民進黨。若想要有真正超黨派的政黨,時代力量絕對不會是選項之一。至於社民黨會不會是選項之一,目前看起來可能是,但也需觀察更長一段時間。


延伸閱讀:

【第三投書】公開要求他黨整合,自封第三勢力教主的黃國昌

【第三新聞】時代力量推林少馳衝政黨票,綠社盟批:政治非計算遊戲

如何讓國會過半?林濁水:時代力量先搞清楚是白色還是墨綠

用政黨票讓國民黨下架!這9個第三勢力不分區名單更亮眼

(首圖來源:黃國昌臉書專頁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第三投書

第三投書

我們期待邀請更多人,一起思辨生活、暢談文化,更在意這塊土地的大小事,希望有一天,台灣能是你我都能好好生活的國家。

投稿信箱:mail@3media.tw
第三投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