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巴黎經驗看台灣,羅惠珍:資本主義國家也能做好社會住宅

現今台灣大選,各候選人無不端出居住政策牛肉,但有誰深入了解真正社會住宅意義?本週一(14日)晚上由識竹書屋和清大水木書苑主辦《巴黎不出售》新書發表會,邀請該書作者羅惠珍女士主講、前新竹市長蔡仁堅主持,與時代力量新竹市立委候選人邱顯智律師與談,與大家分享社會住宅的看法。

12395372_1040634462625143_327754867_n

(圖片來源:蔡仁堅辦公室提供)

羅惠珍曾是亞洲週刊駐法記者,具有20年的法國社會住宅居住經驗。2014年適逢巴黎副市長伊安布羅薩先生(Ian Brossat) 廣建社會住宅政策,羅惠珍用自身經驗與觀察將巴黎社會住宅第一手資訊與大家分享。

公有土地被盜賣,淪為私人或財團土地

對談過程中,蔡仁堅提到,在歐洲,政府將居住問題視為基本人權,善用公權力來照顧百姓,但在台灣,政府部門卻沒有辦法有這樣的思維。台灣從日治時期結束,許多公有土地在國民政府接收後都莫名其妙的被盜賣,成為私人或財團的土地。其實這些公有土地好好規畫,是可以有一番作為的。

在德國,炒房是犯罪行為

邱顯智也分享在德國讀書時,對社會住宅的觀察。他說,在德國房屋買賣其綜合稅率高達50%,炒作房地產更是犯罪行為。目前德國自有住宅率為42%,租賃住宅率高達58%。政府制定嚴格的租賃法,相當注重房客的權益,反觀台灣租屋缺乏政府支持,普遍需要透過買房來獲致安全感。

資本主義社會,就不能有社會住宅嗎?

羅惠珍指出,很多人認為台灣是資本主義社會,不可能實行社會住宅,但她認為這不是問題,鄰近的新加坡也是資本商業貿易興盛的國家,但他們社會住宅就做得不錯。

她舉例,民國70年代台灣高喊解嚴,很多人也說戒嚴是一個保護傘,沒有必要解嚴,是一樣的。這只是政府要不要帶頭做的問題。而法國從1960年代起,就將人民的居住問題視為國家政策,時至今日我們可以去參考這些國家走過來的路,減少許多迂迴碰撞,為什麼台灣不做呢?

社會住宅,創意匯集的所在

羅惠珍樂觀地說,興建社會住宅,是城市生活幸福的起點,為什麼不做?而社會住宅絕對不是貧民窟,它是各種創意匯集的所在。

他進一步說,在巴黎,社會住宅不只是對於弱勢的照顧,也能是公民團體串連合作的場所,以及各種新建築技術與建築師逐鹿展現的舞台。因此我們祈願,台灣有天也能如同巴黎一樣—不出售。

getImage

更多相關資訊,請看《巴黎不出售:人人有房住、生活低負擔的法國好宅新思維》


延伸閱讀:

(首圖來源:羅惠珍攝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林怡嫺

林怡嫺

現職《第三媒體》執行編輯,兼差賣保險、房務員,沉迷小確幸、樂於為五斗米哭腰,但一直在努力故作認真地關心政治。
林怡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