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導讀:國會亂象何解?

台灣近年社會動盪不安,許多人認為根本問題出在台灣的國會無法如實反映民眾心聲,許多法案更在朝野協商下黑箱通過,訴求國會改革的聲音越來越大,國民黨與民進黨也分別提出國會改革草案,卻遭民間團體質疑根本只是作秀。

由民間團體發起,台灣首場「國會改革政黨辯論會」於本月20日登場,邀集各政黨針對國會改革議題進行辯論,包括民進黨、親民黨、台聯、時代力量、民國黨、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與自由台灣黨皆參與,惟執政的國民黨缺席。綠社盟針對此次辯論,提出三大國會亂象,期許未來透過體制內的改革,可以還給台灣人民一個真正民主、透明的國會。


文/綠黨

由民間團體主辦的國會改革電視辯論會。在本次辯論的綠社盟提出,國會財團化、立委里長化、密室協商不用負責的國會三大亂象,應透過修法嚴格規範與限制。

國會財團化:金主花錢,立委聽話

我們看到最嚴重的問題發生在立法委員會的召集委員的選任。召委的權力非常大,可以排法案,甚至可以決定一個法案的生死。然而我們看到,民進黨放讓像薛凌這樣子一個,擁有建設公司,並且還是陽信銀行董事的人,長期擔任財政委員會的召委。並且國民黨同時放任像張慶忠這樣的房產大亨,去擔任管炒房炒地的內政委員會的召委。

(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圖片來源:UDN

就讓我們看到,利益迴避的原則非常的重要,才有可能讓我們的國會變得乾淨透明。這個背後的原因,在於我們現在政治人物,競選的時候花太多錢,導致對於金主拿錢,所以才會造成這樣的現象。

綠黨社會民主黨主張,我們必須要擬定利益迴避的相關準則,並且尤其在召委的選任上,確認利益迴避的原則。除此之外,在法律修法之外,綠社盟也是唯一一個高標準要求自己,不炒房、不炒地,並且人事經費全公開,而且我們還承諾,在選舉的時候,只用小額募款,並且競選經費全透明的政黨。

立委里長化:修電、喬病床樣樣都來

(立委選舉前勤跑選民服務,審查委員會顯得相當冷清。圖片來源:沃草

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大部分的區域立法委員,都忙於跑選舉的行程。甚至是去修路燈、喬病床,還有關說台電修復電工程這樣子的問題。但是我們的國家,一年養一個立法委員,要1,000萬‬!我們希望1,000萬不要花在這些里長的工作上,而真正讓這些立委回歸問政,回歸法案的監督。

我們看到前陣子,國土計畫法在審查的時候,整個國會竟然只剩下一個委員在現場,因為大家都去跑行程了。現在我們立法院,也自動自行休會。即便我們的法定要求是到12月底才能夠休會。所以這些現象都在區域立委忙於選民服務,里長化的狀況,造成了我們的問政品質低落。因為綠社盟主張,我們必須提高專業的政黨不分區立委的比例‬,高達至少一半以上。

密室協商不用負責:立法院也有國防布

黨團協商導致我們現在許多法案的通過,找不到人負責。綠社盟統計,除了委員會之後,交付黨團協商的比例高達一半,高達一半之多。

王金平

(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與立法院長王金平。圖片來源: 王金平柯建銘臉書專頁)

然後這麼高的比例裏頭,我們發現到,不只像剛才會計法的事情,還有包括之前的長照服務法,在審查的時候,我們其實出了黨團協商的黑盒子,竟然突然加上了一條「營利事業可以經營長照服務」這樣的規定。同時我們也看到,公務人員財產申報的規定裡面,直轄市的議員本來應該上網公告它的財產,卻在黨團協商的黑盒子出來之後,這個條文不見了。

現在這三個例子,都還找不到到底是誰提的案子,到底是哪一個政黨把這個法案偷天換日,使得法案變得面目全非。因此在對選民負責的部分,綠社盟主張,我們的黨團協商機制裏頭,應該限定一定的範疇,你必須可以協商的法案的範圍,必須在陽光下,不管是院會或委員會曾經提案的內容,才能進到黨團協商的交換裡面。

國會改革綠黨(圖片來源:綠黨臉書專頁)

另外的是,我們也必須依法,依現在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70條,把所有的黨團協商的會議紀錄公開,才能夠讓選民真的找到負責的對象。透過杜絕國會財團化,並且讓選民負責,希望可以讓台灣人民真正做自己的主人,真正要求一個公平正義的國會。


更多第三勢力訊息

(首圖來源:關鍵評論網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