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就決定技職或大學太早嗎?德國透過實習開發學生的熱情

也是因為其叡這次轉班的考慮,我得以對德國的雙軌教育體系,多了一點了解。我原先知道的,是德國小學只有四年。四年小學畢業後,學生就開始分流,有的去念升學系統的中學,有的去念技職系統的中學。升學系統的中學,從五年級一直到十二年級,十二年級畢業前考大考,以大考成績進大學。技職系統的中學,則只念到十年級,就進入專業技職學校。

小四就決定技職或大學,行得通嗎?

升大學或進技職學校,基本上自由選擇,但小學老師在學生念完四年級時,會給一份評估,建議家長讓孩子走大學,還是技職學校的路。我曾經想,這樣的教育系統,在台灣一定行不通。

在台灣,根深柢固的高下觀念,認定念大學一定高於念技職學校,認定大學畢業一定會比技職學校畢業更有前途、地位更高,使得家長無論如何不可能在孩子十歲時,就同意讓他走上技職的道路。這麼早就分流,顯見在德國大學與技職學校是兩種不同性質,而非高低不同的教育,是普遍觀念,無須爭辯,也不用掙扎。

不過,我心中不是沒有保留與疑惑。讓我保留的,是小學只有四年,四年級念完就分流這個時間點。未免太早了吧?真的那麼早就看得出來孩子適合走這邊還是那邊?這麼早做出的決定,不管是誰的決定,不會誤導、阻斷、甚至扼殺了部分孩子的能力與性向?

教育讓你有不斷後悔的機會

後來我知道了,在德國這兩條路不是彼此隔斷的,更不是孩子小學四年級念完就決定了他未來走的是哪條路。過程中會一直不斷有機會,讓這裡的到那裡,那裡的來這裡。隨著年紀增長,孩子可以改變心意、可以後悔、可以嘗試另一邊不一樣的教育,從四年級一直到十年級、十二年級。十年級是技職教育中學的最後一年,是這個系統的學生要轉入另一系統的最後機會,所以會有學校裡開設的特別班。

在以升大學為目標的中學,也會以各種方式開發孩子對於技職的認識與興趣。九年級時,其叡的班上經常去參觀各種行業、各式工廠。不是要讓孩子看到工廠的設備有多精良、龐大,而是要讓他們切身感受在工廠工作的方式、意義、標準與成就感。

十年級之後,他們每年都有一段「實習」的時間。那兩個星期中,學生不到學校不上課,而是自己去找到一個店家、一個工廠,實地上班、上工。這種做法在精神與目的上,都和台灣流行的服務、義工大異其趣。德國教育所關照的,是藉此開發、探測孩子可能具備的特殊技職熱情與能力。

自己請求店家讓他實習

要求孩子去選擇自己最好奇、最有興趣的行業,自己去請求店家接納他兩週的實習,然後,他必須詳細登記實習的工作時間與工作內容,實習間老師會不定期不預告地前往訪視,和短期雇主交換意見,實習結束後,雇主還會填寫正式的意見報告書。

許多雇主都樂意參與中學的實習計畫。除了做為公民對教育的責任感之外,更重要的是過去長期經驗顯示,雇主有不小機會可能藉實習真正找到適合這個行業的人才。透過實習,有些十六、七歲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calling,轉而投身磨勵自己的技職能力。

getImage原文收錄於楊照2015年12月22日出版之《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台灣教育的缺與盲》一書;本文標題為編輯所加,首圖來源:Bindaas Madhavi,CC Licensed)


 

推薦閱讀: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楊照

楊照

本名李明駿,1963年生,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哈佛大學博士候選人。曾任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明日報》總主筆、遠流出版公司編輯部製作總監、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兼任講師、《新新聞》總編輯、總主筆及副社長等職。現為新匯流基金會董事長,在News 98及Bravo 91.3主持電台節目,在「誠品講堂」、「趨勢講堂」、「敏隆講堂」、「93巷人文空間」開設長期課程。
楊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