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要再拼經濟了!濫用派遣是低薪的元凶-專訪張麗芬

文/郝明義、陳季芳

低薪是國恥,派遣是元凶。

郝明義看到的這個人

在整理這些訪問稿的時候,要挑出一句最具現當事人講話情境與立場的話,多半要思考一下。張麗芬是少數我不用回想就能馬上寫下來的人之一。

「低薪是國恥,派遣是元凶。」

在那個早上,她講這句話的神情,印象很深刻。一方面是因為這兩句話的精悍結棍,直指核心,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到那天和張麗芬見面之前,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是如此嚴重。

去見張麗芬之前,很好奇。

她是中華電信工會的秘書長。之前,中華電信不免總和國民黨產生聯想,這個工會的秘書長會加入綠黨,成為綠社盟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有種戲劇性。

張麗芬和我想的樣子不大一樣。中華電信工會果然很大,有2萬3千名會員,而張麗芬一方面看起來就是一般的女性上班族,但另一方面隱隱有一種這麼大工會的秘書長的特別氣場。

張麗芬非常清楚地鎖定自己關注及要改善的勞工問題:派遣。並且她最打動我的一句話,是她要改善這個問題有個很寬濶、很溫暖的立場:「台灣不應該有一堆人在這麼不穩定的狀態下工作。」

這是一句應該出自哪位總統候選人口裡的話。

我問她中華電信工會的意向,她肯定地說,「我們有二十八個分會,每個分會都支持社會的貧富差距不能再擴大。」

那天要離開的時候,張麗芬指指她辦公室旁邊另一間辦公室。門口有一張招牌,上書「漂泊協會」。張麗芬說是他們工會的理事長朱傳炳支持弱勢,因此提供給街友使用的。

這次選舉,除了國民黨和民進黨之外,小黨或新成立的政黨最欠缺的資源之一,就是組織,打不成組織戰。現在綠社盟有張麗芬加入,她如何動員中華電信工會,又如何她的身分來串聯其他工會,可能是唯一稱得上另類的組織戰。

身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張麗芬正在打一場另類組織戰。

期待看到她的努力有成。


聽聽張麗芬說的話

張麗芬

我們不要再拼經濟了。

拼經濟拼了二三十年,拼成這樣,年輕人22K,真的很糟糕,還拼他幹嘛。拼經濟,無限上綱,反對就是錯,但其實只是口號好聽,但底下的事都沒顧好。

其中最嚴重的就是派遣,我們五一工運,最強調一句話,「低薪是國恥,派遣是元兇」。

連台灣的政府,都成了最大的要派公司,用了三分之一的派遣工,約雇、約聘、約用,花樣很多。但是,這些工作沒保障的人,沒遵守勞基法,沒退休金,從沒加薪,做的卻是政府部門最繁重的工作,譬如勞動檢查員(沒保障)、清潔隊員(沒加薪)。

最慘的是,換了民選市長縣長,搞不好馬上就失業了,因為新市長縣長要用自己的人。高雄市政府說沒有派遣工,卻是全部外包,結果更糟。

公家機關的官員沒事就講,是不得不委外,不然難道要每個人都去考公務員嗎?

這其實有很多方法補救,只是政府不去做。你要執政,就要有能力解決問題;自己不行,也要有能力找有能力的人來做。但政府根本就不在意這群基層低薪的人。

派遣應該是臨時性補充性的,現在全被濫用了。明明是長期性的工作,卻用定期契約一年一簽。派遣工大概做滿了十一個月,就得準備換公司了,一家公司幾塊招牌。

今年是A公司的派遣工,明年成了B公司的派遣工,A公司B公司都是同一家公司,但派去工作的公司卻沒有變,永遠都是C公司。這是應要派公司的要求,派遣公司樂得配合。對派遣工來說,老闆年年換,薪水卻沒變。

企業用這種方法,這個漏洞,來壓低薪水,政府配合財團不調高基本薪資。不調高基本薪資,派遣工又沒加薪機會,一天過一天,不安定沒希望,怎麼會盡心盡力工作?

在花東離島的基層工作人員,連基本薪資都拿不到;這麼清楚的違法,政府連勞動檢查都不做,擺明了放縱。

我們的職業安全衛生法,當年是依製造業的標準而設,但時代變了,現在服務業的壓力最大。光是颱風假,就吵得雞飛狗跳,更不要說過年過節了,他們的工作量更大。

二十年來,我們台灣實在變化太大,人情全沒了。以前,過年過節,電影院最少還晚上不營業,讓員工回家團聚。現在呢,年夜飯大家還跑到飯店吃,春節高消費,這就是服務業勞工的犧牲。

我出門逢人就講工人權益,但是很奇怪,我認識的一家商店工讀生很害怕,連我的粉絲頁都不敢按讚。大家被欺壓得很慘。

大家還以為銀行員很好,其實也一樣壓力大,勞動條件差,工作做不完,加班也沒加班費,休假不敢休,積假一大堆。不只一個銀行工會的幹部朋友告訴我,現在銀行員的薪水,比他們二十年初入行的時候還糟。

為什麼會低薪?為什麼會派遣?因為老闆不願意分享啊。政府向財團靠攏,不提高基本工資,不禁止派遣,資方當可以少給當然不會多給。結果是什麼?企業家的存款增加了,豪宅越來越多了。

張麗芬

日本電信工會和我們交流,他們一樣認為,全派遣,大家薪水上不去,社會沒消費,經濟永遠不會好。

我這幾個月勤跑各工會,獲得很多支持認同。也向教師會表達,希望國高中課程能放入勞動教育,讓大家知道什麼是工會,知道依法能保障那些權益,更重要的,讓大家知道,權益是要站出來爭取的。

我知道我們第三勢力綠社盟要進入國會有點難,但希望至少能獲得三席,這樣就能組黨團,推動民生法案。

當然禁止派遣是第一要務,團結工聯已經擬出兩年的落日條款,希望台灣兩年後沒派遣。

還有其他的民生法案也得推動也得落實,國會要立法,就立人民,尤其弱勢、基層最需要的民生法案,不要打政治的高空,這些高空,真不曉得在幹嘛。

但最重要的還是要改善派遣的問題。台灣不應該有一堆人在這麼不穩定的狀態下工作。


陳季芳的側記

綠黨張麗芬的工作職務是,中華電信工會秘書長,但她卻不是中華電信員工。她笑說,「我是中華電信工會第一個外聘的秘書長,算是比較特別的。」

她認為,勞動是為了民生,勞動條件不好,還會有什麼好的民生。這個不是問號,而是句號。沒有什麼好懷疑。

張麗芬談勞動很嚴肅,也很擔憂,年輕人找不到穩定工作,因為派遣盛行啊。弄得兩敗俱傷,除了中介走漏洞拿到好處。她說,這是必須革除的制度。

318太陽花讓她太感動,年輕人站出來了,很有希望。所以,李根政幾句話,讓她也站出來了。她要用她的專長保護下一代的勞動權益。

(原文授權轉載:〈張麗芬:工會動員〉;官方網站:年輕的力量進國會;標題為《第三媒體》編輯所加;首圖來源:張麗芬


更多鏡頭外的候選人專訪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