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小英該找誰做行政院長?

「以專為傲」者不合適

專家很棒,以自己的專長為傲的專家更棒,台灣需要這樣以專為傲的人,越多越好。但是,如果小英用「以專為傲」的人士出任行政院長,台灣就會:完蛋。用詞如此激烈,因為台灣的種種致命傷都是結構性的問題,而結構上撥亂反正的時間不多了,可能只剩五年。

新任行政院長當然可以是專家出身,但是個性及經歷上不能是「以專為傲」者,這不針對任何特定人,而是一個原則。在調整結構這件事上,無論是資源應用的結構,組織結構,利益結構,人才結構,價值結構,都需要一個「無我」的人,也就是一位不追求自我歷史定位的人,遑論只習慣於追求專業定位的人。

因為無我,才有可能無懼既有結構的壓力,必要時才有動手術的魄力;無我,包括名聲、財富、派系糾葛、裙帶關係。

「領導力」與關係、喬功無關

無我之外,還需要領導力。在台灣,「領導力」常常和「關係好」、「喬功好」混為一談,這是台灣社會落後的一面。領導力既不是會做猴王,也不是會做老闆,而是會經營團隊,有肩膀有擔當、願賭服輸、知錯就改,不達效果(effectiveness)不罷休。相對於這樣一位既無我又有領導力的行政院長,其部長團隊就應該是一群具有高度執行力,不達效率(efficiency)不止步的人。

12628476_10153149254631065_1922228915193211367_o(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專頁)

如果小英不以「有能力改變結構」的原則求出行政院長人選,而最終落入派系平衡,甚至於崇高的「不會整碗端去」或「符合民意期待」的話,那麼可能的結論似乎只有一個:在台灣現有的大總統制之下,她對自己具有完全的信心,認為她一個人的意志及能力,就能做到「改變結構救台灣」,因而行政院長這個角色只需要有執行力就可以了。

不是柴切爾、梅克爾、朴槿惠亦無妨

柴切爾、梅克爾、朴槿惠,確實多少都有這樣的特質及能力;在還沒證實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排除小英也一樣的可能性。但是得事前提醒的是,這是台灣可能負擔不起的一場證實過程。因此,在挑選什麼樣的行政院長這件事上,小英必須每日焚香沐浴、正心誠意的問自己:我是柴、梅、朴嗎?若還覺得自己有所不足,那一點都不丟面子,因為,偉大的領袖從來都不怕丟面子,偉大的領袖永遠知道什麼叫互補。

結構補強不趁晴天待何時?

回到文首所言,台灣在結構上撥亂反正的時間可能只剩五年,如此論斷的思考基礎如下。有些事情有如屋內隔間裝潢,可以慢慢做,雖然過程髒亂,但終究做一點就接近完工一點。但是,有些事如大樓結構,若要補強,必須一次到位,沒有天天進步一點點的餘地。結構缺陷,可能長期不改大樓依然矗立,但若遇上頻率正好的震波,或遭到地基所在土壤的液化,大樓傾斜或倒塌只是瞬間之事。

台灣的哪些結構需要動手術,過去為文甚多,社會各界也多已有結論,此處不再贅述。那麼為什麼說五年?因為綜觀國際政經大局,還有中國內部政局,南海、東海的火藥味,台灣很可能很快的就得集中精力於外務,而無暇整頓內部結構硬傷,就像風雨天無暇補強大樓結構一般。結構補強,不趁晴天待何時呢?

(本文原刊於UDN專欄鳴人堂,原文來源:鳴人堂;作者臉書:范疇;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專頁)

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6067/1519083

Posted by 范疇文集 on Monday, February 22, 2016


延伸閱讀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范疇

范疇

連續創業於美國、新加坡、台灣、中國達30年。最新出版《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襲來!!三十年後的三種台灣》。相關著作另有《與中國無關》、《中國是誰的?從台北看北京》、《台灣是誰的?》等書。
范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