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設計師的後製工廠,文創可以不是窄門

如學生社團般的辦公室,年紀不到25歲的一群中央大學畢業生,2年前因參與學校創業育成中心而認識,而成立了灣得文創(以下文章稱為灣得),現今已經成為台灣最大的文創商品客製化平台。

「文創設計不能被產品綁架。」灣得文創的執行長陳俊維也跟許多年輕人一樣,曾為了生計擺過地攤,練就了一身大膽。起初與幾個朋友只是想要建立一個品牌,賣自己設計的商品,但在與廠商還有工廠聯繫的過程中,他發覺作為一個設計師,要生產自己商品所要肩負的風險與難度實在太高。

「為什麼不能只專注做好設計這件事情就好?」這樣的想法,成為灣得文創的雛形。

灣得取自wonderful,但俊維更想強調的,是「wonder for 設計師」。灣得乍看下像是台北車站許多商品代工店,但實際上他們是為了設計師而成立,希望解決一切後端的問題。設計師想要讓自己的作品出現在什麼東西上,這裡應有盡有,只要上網點選,即使只有一件,三天後就會製作完成。

台灣文創出了什麼問題?

文創自2002年開始熱絡,約莫14年的光景,近年更成為一股熱潮,以文創為名的活動與商品不計其數。但高額的定價與重複性質高的商品不僅讓台灣民眾普遍對文創的第一印象就是「貴」,更有許多人抨擊台灣文創缺乏「靈魂」。

維基百科是如此定義「文創」一詞 :「文化創意」即是在既有存在的文化中,加入每個國家、族群、個人等創意,賦予文化新的風貌與價值。

台灣對於創意產業的邏輯並不清楚,往往以為只要做好設計與商品包裝,就可以是「文創商品」,因此我們看見新的商品不斷被製造出來,卻缺少了故事與靈魂,更沒有台灣文化傳承的脈絡。

俊維不怪民眾往往只看到了價格,因為台灣的文創商品往往缺乏體驗的過程,就算背後的製作過程再繁複,在購買這端終究無法體會。「民眾如果願意花錢在誠品學習打銀飾,為什麼會不願意花錢支持文創?」

文創是「產業文創化」還是「文創產業化」?

在文創這片藍海中,大家都在做類似的東西,「創意還沒被看見,設計師可能就先餓死了」,所以說好故事很重要。現今流行的群眾募資,也是因為說的一口好故事,並將商品設計與製程透明化,因此吸引投資者願意資助,說明消費者並非不願意花錢,而是要看見文創的價值。

灣得文創-7193

在俊維眼中,文創分為兩種:一種是將文創產業化,另一種是產業文創化。灣得想做的是後者,藉由台灣出色的設計,將傳統產業重新包裝生產,將現有的價值發揮到最大。台中的彩虹眷村就是很好的例子,透過他們合作企劃推出不同的商品,人們會先看到彩虹眷村的商品,對那樣的文化產生興趣,也對當地觀光產生助益。

雖然獲得了莫大的成功,俊維仍舊不停鑽研,希望可以為設計師做更多。他希望灣得文創不僅是個平台,更是一個資訊站,設計師不用操煩追逐生活潮流,只要做好設計就好。郝明義說「助人,是最好的生意」,灣得文創起初為設計師著想的念頭,或許會因此成為這個世代文創起業的重要夥伴。


延伸閱讀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梁敏萱

梁敏萱

高中做新聞,大學讀電影,現在致力於把非主流聲音傳播出去。期盼用衝動理解這個世界後,能以柔軟的文字與他人分享。
梁敏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