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不疼、娘不愛,被長照政策遺忘的中產階級

文:李博(個人專頁:「好險。報報」)

毋庸再舉數字,台灣快速老化乃不爭事實;台灣長照政策嚴重落後更是沒人會反對的事實。寫這個文章,不單在批評政府、政黨長照工作失責,尤想提醒中產階級從麻醉人的小確幸中,意識到自己身處的危機。

現在65歲以上受長期照顧的老人家,是子女數最多的世代。目前全台約四十六萬的失能(以下都包含失智)長者中,有八萬採機構式照顧,有二十一萬聘僱外籍看護工照顧,剩下十七萬人在家受到家屬照顧。加總聘僱外籍看護和自己家屬照顧,在宅安養的失能長者超過八成。

本文的立論點,認為長照政策能不能只以現在的家庭結構去規劃長照百年大計?能不能單憑社會福利扶助經濟弱勢者的角度盱衡全局

未來十年長照家庭結構丕變

現在受長照的長者,子女數多,自然影響長者希望受家人照顧,排斥機構照顧。而日照中心(日間托老所)推動成效不佳,與居住都市子女日間工作忙碌,難以兼顧早晚接送、晚上接手照顧有關。

台灣社會長照家庭有三種場景:

  • 在家照顧長者的家屬多半辭掉工作,照顧者可能是兄弟姊妹中單身或較低收入者,由其他手足分擔經濟補貼。
  • 在家聘僱外籍看護,近乎二十四小時照顧長者,此種型態多半是子女必須工作賺錢,也須兼顧自己的家庭,非常忙碌。
  • 沒有家屬適合照顧,或是失能程度過於嚴重,不得不選擇機構安養。

現在將你的想法切換一下:如果你只生育一、二個子女,甚至不生育,當你需要被長照時,是否還能選擇在家給子女照顧?是否認為將來會與子女同住,而白天他們去上班,你去托老所,晚上被子女接回?如果外籍看護人力無法再輸入國內,你是否還能選擇聘僱廉價的外籍看護?

這正是現在被照顧的長者,以及其下一代子女在未來十年、二十年就將遭遇的難題。但我們前後朝政府規劃長照的思維,就只停留在被照顧老人的家庭結構中打轉。

中產階級還有嗎?

傳統中產階級定義為:智識較高、收入較高、生活水平較高的一群人。

如果從收入看,美國政府退休勞工部長Robert Reich(柯林頓總統任內),認為在中等家戶總收入上下50%以內,可以算是中產階級。用Robert的見解來看台灣,103年每個家庭平均可支配所得約在96萬,上下50%,即在48~144萬間收入的家庭屬於中產階級。似乎在主計處家庭收支調查五等分位組中的第二到第四組間都算中產階級,第五組是富有階級,第一組就是貧窮階級。

仔細分析主計處家庭收支調查,會發現收入越少的家庭,人口越少,就業賺錢的人數也少;收入越多的家庭,人口越多,就業賺錢的人數也多。

但實際上,第三、第四組三至四口之家,多是靠著夫妻雙薪維持較高家庭收入,第五組四口以上之家,則是夫妻加上成年未婚子女都在賺錢。所以不能光看家庭總收入分組的結果,家庭成員數和就業人口數才是關鍵。

2016-03-17_185703

103年度家庭收支調查 家庭平均家庭平均可支配所得 可支 配 所 得 按 戶 數 五 等 分 位 組
第一組
最低所得組
第二組 第三組 第四組 第五組
最高所得組
103年 956,849 317,144 587,625 830,741 1,128,799 1,919,937
平均每戶人數 3.15 1.75 2.64 3.28 3.84 4.22
平均每戶就業人數 1.45 0.47 1.05 1.51 1.9 2.31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處

家庭總收過百萬才算

105年度中低收入戶資格標準

2016-03-17_185412

資料來源:衛福部(105)

如果從社會救助法訂定貧窮需救助家庭的定義來看,以中低收入戶為分界點,在台北市符合標準最低每人每月所得會在21,661以下,台南市則是$17,172。在台北及台南生活的三口之家,如果家庭年總所得沒有到78萬與62萬元,就會是社會救助法的目標對象。以此計算,台北市未達104萬、台南市未達82萬的四口之家,也會是中低收入家庭。

因此,三口之家的家庭收入五分位組落在在第二、第三組,四口之家家庭收入五分位組落在第二組到第四組,恐怕都還不是真正的中產階級。

第五組家庭收入平均落在192萬,其中有極富有的家庭,萬貫家財;也有在臨界下限的家庭,遇事仍要精打細算。這樣看,第四組家庭年所得大於112.8萬才勉強算得上中產階級,第三至第四組83萬~112.8萬間,只能算上假中產階級!

長照十年2.0是什麼?

前面提到,現在長者在家安養最多,2007年的陳水扁政府規劃長照十年1.0版,總支出規模817億。接手的馬英九政府,八年來預算執行不到一半,但推出了長照保險法草案待審,用以接繼長照十年的財源,服務對象擴及全民。今年選舉政權更迭後,將就任的蔡英文政府則主張長照十年2.0版,不採保險制,從指定稅收挹注財源。

長照十年2.0的內涵較諸1.0,多是改進1.0的缺失和補足馬政府沒做到的——增加長照服務供給能量,長照服務公共化,避免營利化後導致偏鄉地區無人願意投資進駐。

增加服務供給固然重要,設法讓長照服務資源進入偏鄉也是正確,但民眾更想知道,「誰能獲得補助式長照服務」、「補助多少」這兩點。

長照十年2.0跟1.0是一樣的,想知道誰受惠?受什麼惠?看1.0版就知道。

長照十年1.0版服務與補助內容

居家服務 輕度失能:每月補助25小時
中度失能:每月補助50小時
重度失能:每月補助90小時
居家護理 最多每周一次居家護理師到宅護理服務
社區及居家復健 最多每周一次復健師到宅訪視服務
交通接送 中度以上失能每月補助最多八趟
喘息服務 輕、中度失能,每年補助14天讓照顧者喘息
重度失能,每年補助21天讓照顧者喘息
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及輔具購買、租借補助 從97年到106年十年間最高補助10萬元

一天50分鐘的長照服務

目前總計有十七萬個家庭由家人在家照顧失能長者,可以申請到每月25~90小時的居家服務,照顧者每年也有14~21天喘息休假,多少有支援照顧者的功能。但其他二十一萬個聘僱外籍看護照顧長者的家庭,則無法獲得居家服務,喘息服務也在外籍看護尚未到職或逃跑時可以申請。

綜觀下來,居家服務提供補助的時數事實上很少(每月25小時相當於一天50分鐘,90小時則相當於一天180分鐘)。對照顧家屬而言,有當然比沒有好,但這個好,卻也沒有多好!

如果家裡無人可照顧失能老人,也聘不到外籍看護,選擇機構照顧應該是最妥善的解決之道。長照十年1.0在機構安養的補助方案如下表:

長照十年:三口之家全年家總收入與補助百分比

全額補助組 補助90%組 補助60%組
台灣省 <618,192 1,030,320~17,172 >1,030,320
福建省 <555,660 926,100~15,435 >926,100
台北市 <818,748 1,364,580~22,743 >1,364,580
新北市 <693,360 1,155,600~19,260 >1,155,600
桃園市 <739,368 1,232,280~20,538 >1,232,280
台南市 <618,192 1,030,320~618,192 >1,030,320
高雄市 <674,208 1,123,668~674,208 >1,123,668

長照十年:四口之家全年家庭總收入與補助百分比

全額補助組 補助90%組 補助60%組
台灣省 <824,256 1,373,760~824,256 >1,373,760
福建省 <740,880 1,234,800~740,880 >1,234,800
台北市 <1,091,664 1,819,400~1,091,664 >1,819,400
新北市 <924,480 1,540,800~924,480 >1,540,800
桃園市 <985,824 1,643,040~985,824 >1,643,040
台南市 <824,256 1,373,760~824,256 >1,373,760
高雄市 <898,944 1,498,224~898,944 >1,498,224

長照十年補助機構安養標準

全額補助組 補助90%組 補助60%組
輕度 自費100% 自費100% 自費100%
中度 最高補助18,600
(經評估家庭支持情形如確有入住必要)
自費100% 自費100%
重度 最高補助18,600 自費100% 自費100%

中產階級得不到機構安養的支持

以上表對照主計處家庭收支調查的五分位組,第一組、第二組是受全額補助的主要對象,屬中產家庭的第三到第四組間卻是完全自費。一旦有老人需長照,負責賺錢的子女辭掉工作在家照顧,收入必然大幅減少;聘僱外籍看護或住進機構,雖維持了收入,但支出劇增,實質進入貧窮。

家庭收入本就寅吃卯糧的,家中有人失能,肯定雪上加霜,政府給予扶助理所當然。但原本小康中產之家,蒙受不到社會福利,卻淪為新貧窮階級。

蔡英文政府用遺產贈與稅、房地合一稅指定稅收來補助經濟弱勢者的初衷,應該給予肯定,但卻忽略了照顧會陷入實質貧窮的中產家庭,難道不該趕緊改弦更張嗎?

改良式保險制兼顧中產與弱勢

本文認為改良式的保險制,才能作為照顧經濟弱勢者與普羅大眾的較佳制度。

改良式的長照保險制,應該包含以下幾個重要原則:

  • 長照是政府與家庭要共同分擔的責任,平時分擔保費,轉嫁家庭長照風險。
  • 長照服務提供能量需達基本程度,如德國居家服務重度失能者給付最多達每日6小時。長照十年1.0和長期照顧保險法草案都給付過少。
  • 指定遺贈稅、房地合一稅做為經濟弱勢者補助長保保費、長照給付部份負擔的財源,並投入部份長照服務公共化的發展基金(如偏鄉設立公立日照中心、安養機構、護理之家),獎勵進駐偏鄉的長照服務人員。

總而言之,在政府財力年年吃緊、指定稅收稅源不夠穩定的情況下,長照十年2.0版充其量只能扮演社會福利的功能,不具社福補助資格的中產家庭並無法獲得長照的實質好處。

況且,政府應考量家庭結構變遷下的少子女未來,只有輕度失能者可在家安養,中、重度失能者需要機構式安養,在家安養、日照中心皆不合未來的家庭社會主流需要,機構式安養將會成為長照給付的重點。在政策制訂時當需宏遠思考,免得再陷入類似廣設大學、勞保公保破產的相同困境。


延伸閱讀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第三投書

第三投書

我們期待邀請更多人,一起思辨生活、暢談文化,更在意這塊土地的大小事,希望有一天,台灣能是你我都能好好生活的國家。

投稿信箱:mail@3media.tw
第三投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