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是心領神會的第一步──《米原萬里的口譯現場》

書名:米原萬里的口譯現場
作者:米原萬里
譯者:張明敏
出版社:大家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4/08

文/老橘子


翻開米原萬里口譯現場,翻譯是不忠美女?貞節醜女?不管一開始、中途、最後都沒有答案,但是像落語(編按:落語,是日本的一種傳統表演藝術,最早是指說笑話的人,後來逐漸演變成說故事的人坐在舞台上,被稱為「高座」,描繪一個漫長和複雜的滑稽故事,並對服飾、音樂等皆有所講究。),自嘲與巧魅的智慧轉個彎就見著。

這是一本翻譯的「社會人類學參與式觀察與民族誌」。米原的書寫不是走私毒品黑幫犯罪或者賣淫,是一本非常多令人短路的笑話組成的翻譯實錄,而非口譯的教科書,不會讓你昏昏欲睡、也沒有練習題可做,你可以隨時拿起來,隨時放下。

有些學者認為差勁的翻譯是一種犯罪,但即便已是經驗豐富的現場口譯,米原萬里也毫不掩飾地說,差勁的翻譯其實經常發生在他身上。

差勁的翻譯通常如同貞潔醜女,逐字逐句翻譯;而高超的翻譯在於達情達意。

達情達意經常是剛好恰到好處的,連結了不同文化的說者與聽者難以互相理解的知面(studium),然後用一個刺點(punctum)讓他們之間能夠心領神會。

例如幾個小故事:

外交官說yes時,意味著maybe,外交關說maybe時,就意味著no。外交官說no的話,那個人就不夠格當外交官。女人說no時,意味著maybe。女人說maybe時,就意味著yes。女人說yes的話,那女人就不夠格當女人。

然而,近年女性外交官增加了。如果女性外交官說yes的話,或者是說no的話,那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 米原万里,2016:44

訊息的發送者與接收者的角色關係,比起訊息字面上到底說些寫些什麼來得更重要,這也是法國哲學家布希亞(Baudrillard)在《誘惑》中一書中提到的調情與誘惑的本質:不確定性。

圖片來源:epgencms

頭牌的青樓艷妓為何是頭牌?不管尋歡客花多少錢都無法確定今天是否能當入幕之賓,一旦有了牌價,誘惑本身就失去了模糊與可能,剩下等價交換。布希亞則說,女性主義者何苦拼了老命幫自己定價,男女平等沒得商量,不准討價還價,一律不二價?

溝通的分歧……俄羅斯在面臨物資不足的巔峰之際,決定到日本學習先進的物流相關知識,派出前蘇聯各國運輸相關的專家前來日本研習。……最後一天課程即將進入尾聲時,再由宅配業者進行說明。這是「今天出貨,全日本不論何地,明天一定可以送達」的系統。

為了落實這系統,汽車輸送與鐵路、船運、航空該如何連結與連絡?而電腦的檢驗系統又該如何引進?引進到哪裡?宅配業者的代表利用許多圖表誠懇仔細地竭力說明。口譯這方面也極為辛苦。

經過半天,說明內容結束。宅配代表詢問:「那麼,有什麼問題嗎?」結果有位俄羅斯的研習生問道:「到底為了什麼,非得隔天送貨到府不可?」

聽了這個問題,我突然覺得疲倦一擁而上。

對呀!為什麼?衛生紙為什麼要24小時,北北基8小時送達?需要的時候沒有衛生紙,也早已經用手指解決好了。24小時送達,在台灣已經變成購物網站的必要了,但如果是幾乎不可能當日送達的西伯利亞,的確很難不感到遲疑,不是嗎?

某家大型商社的會長在視察舊蘇聯的飛機製造廠時發表了感想:「啊,這飛機看來真像是『藝妓婆婆』啊。」傷腦筋的口譯員正想不出要說什麼時,彷彿雪上加霜似的,會長得意洋洋地加了一句:「這樣一來,『誰也不想上吧』。」

── 米原万里,2016:44

雙關語很難翻譯。試想在台灣一個深綠的選民用台語稱呼馬英九總統,「九」字的數字發音諧音如同「狗」,在政治笑話中容易引來共鳴。但是翻譯成英文還需要將諧音解釋一遍,笑話也冷掉了,場子也冷掉了。

翻譯不是翻字典找出100分的標準答案,而是存於兩種文化之間的。

翻譯不在任何一邊,翻譯就是在中間,在調整兩端得以互相同情的理解。

米原萬里(圖片來源:udn)

對於韋伯來說,同情的理解並非海德格式的「字詞(words)等於世界(world)的本體論」,而是生活世界的現象學。兩個現實世界如何在我們之間遭遇、迴響、讓我們在當下彼此靠近,在之間(in between)交錯,如此、而已。

該怎麼翻譯,對方才能夠用他的方式感受到另外一端說話人的心意?每一個都超出翻譯,看似不是,但是又活脫就是翻譯,大概就是米原女士在這本書裡,反覆不斷一個故事接著一個故事說給你聽的用意。

(首圖來源:prtimes


推薦閱讀: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編輯部

編輯部

讓閱讀成為一種生活態度

編輯部信箱 news@taiwansmall.com
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