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亂世出英雄,新的亂世就要來了

這篇文章是寫給極少數人看的。用更直接、更粗糙的話講:這篇文章是寫給那些感覺自己在台灣現實社會沒出路(這是多數人),但同時自信自己是個可以做大事、成大業的人(這是極少數人)看的。

如果你現在的月薪超過20萬元或者你父母的資產超過一億元,你可能對文章內容的感覺不大;如果你已經找到你的小確幸,並且過著規律的日子,這文章對你只是一個消遣;如果你已經22K很長時間,多半你會覺得這只是一篇不知所云的說大話文章,不看也罷。

另外,這並不是一篇談論如何「賺錢」的文章,而是一篇談論如何在現實壓力中依然能夠做大事、成大業的文章;在未來的世界,一切可以交換的資源都可以轉化為財富,今天我們所認識的「金錢」,只會是未來世界財富中較小的一部份。

否定老路,才有參與未來的機會

態度不能決定一切,因為自己不能掌控的因素實在太多了;態度的真正重要性,在於它決定了你運用時間的方向和方式。五年一眨眼就過,十年一瞬間就隨風而逝,但是若把時間運用的方向,以「未來」為著眼點,五年、十年可以讓你改頭換面。

若對以上的抽象表述沒感覺,那就改用白話文再說一次:不要浪費任何時間抱怨過去,不要期待「政府」這玩意會帶來改運,不要因為任何人對大環境的「批判」合乎你心意而爽,這些都是令你繼續困在籠子裡的因素。

道理其實很簡單:

你現在走的這條路如果讓你感覺無望,那麼這條路一定是建築在「過去經驗」上的。換句話說,繼續往下走你只會重複過去的經驗;只有否定這條路,你才有可能走出過去,踏向未來。

「未來」這兩個字的意思就是「不確定」,以未來作座標,不一定成功,但是,死在不確定的未來路上,總比死在重複過去經驗的路上要來的值得。

(圖片來源:cornell.edu)

為什麼你會無力?

不只在台灣,今天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如果感到強烈的無力感,那是因為我們活在一個「以權為本」的環境中,權力(Power)是一切的核心,其他的社經地位如名聲、利益,都與權力捆綁在一起。

集權型態的社會不用說,即使所謂的民主社會,也不過是許多較小權力圈子的集合,雖然因為權力分散而形成制衡,但是「以權為本」的社會階級依然無所不在,打進權力的小圈圈依然困難。

以台灣為例,一人一票的三十餘年經驗中,一開始人們以為台灣社會的無力感起自「藍綠對立」,後來察覺實質在於「階級對立」,但相信再過十年,人們才會突然發現,原來本質問題在於「世代對立」,也就是15歲的人和25歲的人對立,25歲的人和35歲的人對立,35歲的人和45歲的人對立……一直到75歲的人和85歲的人對立,然後還有這許多對立圈之間的對立。

 這裡說的「對立」,不是政治上的,而是權力分佈上的、話語權上的、利益分配上的、生活方式上的。今天一人一票的「代議式民主」,只會帶來「種種對立圈妥協後的霸權」,而解決不了多層次的世代對立下的不公不義。

當然,如前所述,這不會是台灣獨有的問題,而是世界性的問題。但是,以台灣的孤立處境、經濟惡化、社會歷史習性等要素來看,台灣將比世界許多其他地方更容易感到無力。

基於「以權為本」(以及與權綑綁的社經利益)的社會結構如果不改變,人們的命運只有通過扭曲自己的本性才得以改變。也就是說,在一個人的「出身」地位之下,通常一個人只能通過扭曲自己的自由意志、無視自己的天賦,依照社會既有的範式來擠進某個權力圈中。

台灣的多數父母正在順著這方式強塑他們的子女,在這些父母的「民意」之下,台灣的教育制度就變成現在的樣子。

(圖片來源:youthopia)

世界權力結構即將改變,包括在台灣

也許你沒注意到,這個世界的權力結構以及權力的表現方式,正在經歷「三千年來未有之變局」。這場變局是如此的明顯,但為什麼台灣從上到下,從政府到民間,從老師到學生,都對它幾乎處於無感的狀態呢?

最直接(但不見得完整)的解釋就是,台灣人過去三十年把精力和注意力都花在政治上了,並且結晶成為一個信條:管它世界怎麼變,只要政治的恩怨平反了,台灣就一定會好。

額外說一句,這個信條還有一個變種,那就是:只要去除了中國對台灣的威脅,台灣就一定會變好。在接下來的十年,這兩個信條都將被證明是迷信。

世界權力結構的改變,得從Internet 談起;Internet 這個平台,是個足以改變傳統權力結構的工具,這點已經無庸置疑。過去十年,世界上每個社會中的權力結構變化,很少是由於政府出現了大作為,或財團製造了什麼大陰謀。

事實上,所有的傳統權力機構和既得利益階級,過去十年間的最大挑戰就來自Internet(含相應的社交網路、即時通訊等等)。若要說理論,那就是Internet 帶來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信息對稱性」。發生在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不過是地球上千萬個案例中的一個罷了。

信息對稱只是第一步

換個角度說,世界幾千年來的權力結構,都建築在「信息的不對稱」這個基礎上。萬事皆然,美國能夠如此快速贏得波斯灣戰爭,不在於其火力,而在於美軍指揮系統內部的信息是對稱的,而伊拉克部隊,由於薩達姆的集權統御結構,打仗時軍種和人員之間幾乎毫無信息對稱性可言。

台灣官商之間之所以可以「勾結」,也是拜官府和民間信息不對稱之賜;台灣公務系統整體協作性低落,出現各種「權力、利益小部落」,也是因為部會之間有意無意的信息不對稱;全球「自由貿易」之所以會帶來巨大的貧富差距、國吃國、公司吃公司、資方吃勞方,皆基於各個利害相關方之間的信息不對稱。

然而,Internet的本質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用來徹底摧毀過去的信息不對稱狀態,但它也可以被用來強化信息不對稱的狀態。今天中國的防火牆、輿情控制系統,就證明了Internet的雙重人格。

依照傳統的權力邏輯,任何「政府」、任何傳統的利益建制,例如銀行財團或巨型跨國企業,或多或少的都害怕信息的完全對稱性,但是大多數人是歡迎信息對稱的,於是這就為非傳統的人士創造了切入的機會。從「維基解密」、史諾登的機密檔案,一直到最近發生的巴拿馬密件,都是信息趨向對稱的案例。

商業上,Google公司的覆蓋全球衛星系統,三、五年內就可從根本上擊破中國的防火牆系統。人們都還不知道中國共產黨現在是多麼的心焦如焚,因為只要人民的信息對稱,它就不得不主動的改變權力結構及作為。

(圖片來源:saigoneer)

 

「區塊鏈」將使「權力」徹底分散到個人

Internet只是冰山的一角,還有99.99%的大冰塊在水面下。接下來的20年,世界將翻轉,天花板會變成地板,地板會變成天花板。這道理過去說過,相關的討論可參考此篇文章

如果說在改變權力結構這件事上Internet是把雙刃劍,那麼當下已經紅遍半邊天的「區塊鏈」(Block Chain),就是一個可以在十年之內把「權力」這個東西徹底分散到每一個個人身上的軟體架構革命。

極端一點說,在一個由區塊鏈構成的世界秩序下,每一個人的自由意志、天賦、創作、努力,都可以自由定價並產生交換行為。

如果這樣說太抽象,你可以用已經遍及全球的AirB&B民宿交易所來類比──你家的空房,可以自由定價、依照你的條件出租給世界上的任何人,但值不值得的決定權在對方。

只是在區塊鏈技術環境下,那「空房」可以是任何東西。再說一次,任何你可以想像到的東西,包括智慧、勞力、特殊能力、信息(含新聞媒體)、甚至 「時間」本身,都將成為可直接定價、交易的對象。

只要你有本領讓別人覺得它有價值,而且,這東西所交換來的價值可以保存,不必受到任何既得利益階級的封殺,永遠不會被任何權力方偷走,連政府都偷不走。

(圖片來源:bbvaopen4u)

 

亂世出英雄

什麼是亂世?就是舊有秩序完全被砍掉重練的時代;十到二十年之內,區塊鏈就會帶來亂世,一方面是技術到位了,另一方面是多數人在當下的權力利益結構中悶得夠久了。世界將成為一個任何有志者都能做大事、成大業的空間,不管是美國人、日本人、中國人、坦桑尼亞人,還是台灣人。

你並不一定需要從技術角度了解什麼是區塊鏈,就像當年許多利用Internet創業的人其實並不是技術人員一般。你也不一定得從商業的角度來利用區塊鏈,你可以用它來進行藝術革命、政治制度革命、公益革命、慈善革命,只要你的想法、目標讓一群其他人感覺有價值。

關鍵問題還是一樣:

你有沒有讓人感到有價值的東西?

換句話說,你有沒有志向?

(本文原刊於鳴人堂;作者臉書:范疇;首圖來源:briandodd


延伸閱讀: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范疇

范疇

連續創業於美國、新加坡、台灣、中國達30年。最新出版《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襲來!!三十年後的三種台灣》。相關著作另有《與中國無關》、《中國是誰的?從台北看北京》、《台灣是誰的?》等書。
范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