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不走上一代的路

「二搞創意」,一對兄弟搭檔而成的創作組合,哥哥郭漁熱愛文字書寫,弟弟良根嗜好手繪插畫,聯手五年,無極限的默契與創意,讓兩人再再擦撞出新的火花。

今年年初,二搞推出第五本作品《什麼不見了》,細膩描繪出充滿臺灣古早味的街景、店鋪、老物件,彷彿一伸手,就能碰到馬賽克拼貼浴缸,順便抓出一個阿嬤用的耐斯洗髮粉。六、七年級小時候的記憶回來了,也讓八、九年級想像認識台灣過去的樣貌。

在他們作品裡,確實感受到兄弟倆不畏急流,踏實步調耕耘態度。哥哥郭漁談起臺灣現在創作環境,直說:「創作者,應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來跟著君君瞧瞧,到底什麼不見了?(圖片來源:eslite)

 

求快的思維無所不在

「臺灣的創作環境並不友善,從韓國旅行回來後對此感觸特別深。」原來台灣輸的不是技術而是態度。國外培養創作團隊看重長遠的發展,反觀臺灣,卻比較注重短暫利益,很大部分跟臺灣上一代的經濟思維有關。

這或許得追溯到1970年代後期的臺灣,當時輕工業快速成長,製造業為臺灣帶來繁榮的經濟奇蹟,物質導向的薰陶下,無形中讓上一代的人們都有極為務實的思維。因此,賺快錢、利益討好取向的模式,幾乎成為臺灣社會各個面向下無所不在的景象。

DSCN5711
二搞兄弟倆(圖片由二搞提供)

二搞回憶,很深刻的例子就是兩年前迅起的插畫熱。大家一窩蜂跟隨,但不久後也步上了泡沫命運而退燒。

每個人都該做自己,而不是像上一代為了賺錢就到處跟風跑。

即使出版社,這樣的文化窗口,也因考量到市場和讀者的反應而限制創作者想像力。政府BOT的松菸和華山文創基地,更時常被視為純商業空間,忽略創作本質,留給創作者的工作坊少之又少。

淺碟投機,還是堅持理想?於是變成了這代年輕人所面臨到的矛盾與掙扎。因上一輩總是說一套做一套,就像花一堆錢給小孩上鋼琴,又打死不讓孩子去讀音樂鋼琴的故事,原來只為炫耀。

 

用心放好每一條長線

DSCN5292
「二搞創意」工作一景(圖片來源:二搞提供)

「台灣想要再起,要變的是心態!」二搞這樣說。除了上述的社會價值觀,臺灣創作者本身似也不太清楚自身目標,常陷入自說自話境地。

如果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幹麻,那要怎麼讓讀者知道?所以,創作者一定要做自己真正發自內心喜歡的事。不能跟著潮流和環境飄盪,表達的作品才有能量引起共鳴。

除了要做自己最喜歡的事,同樣重要的是,千萬別曲高和寡。「好萊塢的電影讓人看的懂」,他也舉例港片和迪士尼,指出兩者鮮明的表達手法和內容,強調這件事很重要。不要自己在呢喃,說別人不欣賞,這應是台灣年輕創作者得共同面對的課題。

個人創作上,也是如此;不論成敗地護住原有價值,依循適合自己的步調和方式,好好地說出每則故事,才是長期經營的辦法。

說出台灣在地的故事

兩人從小就在中南部長大,童年裡總有美好的鄉村景色相伴,隨著年齡漸增,離開家鄉求學,回頭一望才發覺,故鄉早已慢慢變成自己不認得的樣子。文化應當是真實的呈現土地的場景,才能與國外文化創作產生差異性。

一直以來,二搞不斷嘗試以不同題材說出臺灣的故事,就是希望能留住這些召喚集體記憶的事物。他們,現在的企圖心比較大,想繼續推出各種作品,將臺灣好壞兩面都呈現出來。

二搞決定不走上一代的路,身先士卒也好,期待能一步步往前走,甚至不怕死的立志改變台灣年輕一代創作的環境氛圍。二搞,不再copy台灣上一代的樣子,這代人應當要走獨一無二的路。

【二搞創意無限公司】

【經歷】

  • 2010.12 《鄉間小路》雜誌圖文專欄每期刊載。
  • 2012.12 首本圖文創作集《峰言峰語》正式出刊。
  • 2013.09 二搞創意無限公司的創業作《曙英-小旅行的日子》全彩出刊。
  • 2013.10 二搞環島小旅行原畫展開始出發。
  • 2014.12 二搞與三采文化首次合作推出《人身折學》。
  • 2016.01 二搞與遠流出版社合作首本繪本《什麼不見了》。
  • 2016.03 良根受日本UNIQLO總部邀請設計兩款UNIQLO T恤,今夏在全球發售。

(首圖來源:Flickr @ 良根)


推薦閱讀: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