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硐貓村觀察誌》缺乏在地聲音的小鎮,我們叫它「貓村」

上一篇 猴硐貓村觀察誌》是人還是貓的天堂? 作者討論了猴硐內部團體對於觀光的分歧意見、觀光帶來的商業發展和人潮、身處其中的居民所要面臨的困境。此篇將著墨於政府與地方組織施予猴硐的政策,探討政府和在地如何互相影響,決定了貓村的面貌。

 

在文化上,居民還受到觀光客與志工、社會大眾所壓迫,社會風氣強迫居民要負擔照顧貓咪的責任,並且將異己者冠上忘恩負義的名號;居民常常因此單方面承擔養貓的資金,卻又被輿論批評。

在開闢商業區方面,居民往往持反對票,由於與房子的關係不只土地連結,同時蘊含前兩代開闢山地的記憶;觀光化進駐的商業改造,往往重新裝潢老舊房屋,抹滅猴硐人對祖宗的敬意。因此許多居民選擇自己在屋外擺小攤販,為貓咪賺取微薄的伙食費,也不願讓祖宗留下的房子落入別人手中,受到破壞。

缺乏共識的地方政府與居民

與猴硐發展相關之地方上級政府組織主要為新北市觀光旅遊局以及新北市動物保護處。

觀光旅遊局主要負責公共設施興建以及觀光活動的舉行,動物保護處則是提供貓隻的防疫、結紮等醫療資源,公部門所能提供的資源往往是私人團體所無法比擬的,也因此政府在猴硐發展的關係網絡中有其重要性。

近年來觀光局雖在此投入不少資源,建設了如貓咪主題廁所、貓咪雕像、貓村步道美化等景觀工程。然而這些觀光建設是否真的符合當地的需求,仍具爭議性。

2013年啟用的貓橋,是猴硐近期最顯著的大型建設工程。取代舊有跨越平交道的狹窄路橋,結合當地煤礦、貓及隧道的意象設計,呈現出新穎的造型。當時的文宣及新聞報導,讓貓橋達到了一定的曝光度。

只有陡峭階梯的貓橋(圖片來源:ettoday)

然而,貓橋本身的設計並不能符合當地居民需求,由於跨越平交道兩側聚落的高度差,通過貓橋勢必得走上一段長長的階梯,而這對於年長居民來說相當不便。

貓橋作為猴硐出入唯一的通道,卻沒有考量較友善的設計與配套(如提高橋體高度去除階梯高度差、車站設置電梯),顯示出這項建設在實用面有很大的缺陷。而且貓橋對當地觀光的發展的實質影響或許也只侷限於短期,去除宣傳期的熱度外,實際來猴硐觀光的人數在貓橋建設完成前後並未顯示出特別的改變。

吸引觀光客的主體畢竟還是當地的貓咪而非貓橋,政府為貓橋建置投入的資本能達成多少的效益還須存疑。而猴硐地方層級的政府單位(里),在推動當地的實際發展中似乎並未扮演積極的角色,居民對里長印象局限於社區的清潔打掃和環境維護,導致居民連結和社區意識似乎較缺乏。

由於當地的光復里地方發展協會並沒有實際的運作,於是由臨近的猴硐里地方發展協會發起,希望能整合當地猴硐里、光復里、弓橋里三個里,成立以猴硐當地原始地名而命名之「猴硐地方永續發展協會」。雖然有實際的營運與舉辦一些居民參與的活動,然而仍難以推出實質的區域整合發展的方案。

總體來說,猴硐並沒有一個統合凝聚當地的居民意識的政府或地方組織。而觀光局對貓村提供的資源似乎還是侷限於大型的觀光硬體建設,而在當地並沒有良好的意見整合平台,達不成共識,許多建設往往不能符合當地居民與貓群的生活需求。

而動保處雖然提供貓群的防疫照護等資源,但其能力依然有限,當地貓群生活品質的維持主要還是要倚靠愛貓志工團體的努力。在猴硐的地方發展脈絡中,政府組織似乎還是相對被動的一方,且上下級間似乎缺乏良好的整合,並非主動決定猴硐的方向的角色。

猴硐昔日是產礦區,圖為媒礦工廠(圖片來源:Flickr,Shih-Chang Huang)

角色之於觀光的衝突與合作 

四種角色:居民、志工、商家、政府,對於猴硐都有著不同的想像,這也造成了許多衝突。

以棄貓為例,由於猴硐觀光化,許多人紛紛被貓天堂的形象吸引,卻也使棄貓問題加遽。這些棄貓大多數都是病貓,且由於家貓變成流浪貓,因此競爭力、免疫力較低,難以生存。不過其飲食習慣、貓間互動模式也與猴硐原本的貓截然不同,因此要防疫、結紮、餵食都很困難,也對當地貓和生態造成威脅。

棄貓暴增,是目前猴硐貓數量增長的主因。無論對居民還是志工都有極大壓力,必須支出更多開銷解決,逼不得已有些年事已長的居民必須在家門口擺攤,然而遊客多到車站附近消費,對居民而言無太大助益。

貓友社志工對棄貓問題雖也頭痛,但他們還是與商家的立場相同,支持觀光化,認定問題在民眾素質,只要提升到與歐洲國家相同,一切就會好轉;但居民的負擔愈來愈重,他們就算想繼續照顧也有心無力;而獨立志工則堅決反對過度觀光化。對於此問題,目前政府只能透過加裝監視器與宣導的方式加以改善,慢慢以教育的方式改變民眾與遊客的想法,但成效不彰。

catInfographic

相反地,也有因貓而合作的案例,如志工與居民,或是商家合作照護貓;也會與動保處合作申請結紮與消毒。其他三方都是比較相互合作,但政府在這其中扮演著被動的角色,大多都是由志工去爭取、主動提起合作,政府則負責提供硬體設施。

猴硐社區以前以礦業為中心,凝聚出屬於當地的社區意識,到現在卻成為以貓為主體的貓村。

自從行政院於96年5月核定「地方特色產業深耕加值四年(97-101年)計畫」,致力發展「一鄉一特色、全國全產業」之後,對於農村、或是猴硐等沒落小鎮,其須發展當地特色,轉為觀光化。而在猴硐,無論是志工,以及媒體宣傳,他們將猴硐塑造成一個只有貓的觀光景點。

猴硐社區的意義都是由外在賦予的,只為了滿足台灣主流社會對於觀光的想像,在這個與貓共處的閒適小鎮,可以暫時遠離城市的喧囂。

志工進入之後,隨後商家也進駐,這些外來的角色,主導了猴硐的發展導向,讓猴硐觀光化。這其中固然有其利益,但也造成許多問題與衝突。

而在猴硐的關係網絡中,貓雖是主要的行動者,但卻被轉譯成一個能帶來觀光利益的商品。

貓在網絡中被其他代言人所轉譯(圖片來源:Flickr,愛吃的小猴子)

而後來才開始介入猴硐的志工,卻成為了貓的代言人,能代表貓發聲,並畫下一塊美好的大餅,描述觀光發展之後的諸多好處:貓會得到更好的照顧、離鄉的居民會回流、大家都能獲取觀光的利潤等等,但結果真的如此嗎?

以目前看來,的確有利有弊,但利卻主要由個別商家獲得,而弊則是由貓與居民接收。

如此大的衝突使得在其中的每個行動者都有其異議,無法達成共識,所謂的猴硐社區的塑造也只是為了迎合主流價值觀點下,對貓村、貓天堂的想像罷了。

而當地居民的共同記憶,煤礦業,雖有設立觀光景點,但成效不大,乏人問津。可能是因為地方政府並無將其與社區共同的意識結合,只是單純設立博物館與園區,沒有與當地有很深的連結。至於猴硐發展為貓村後,這些強加的價值卻受到青睞。

但正如上述所提,目前猴硐已成為貓主題的景點,政府卻無太大作為,可能並不符合期待,希望政府能以一個中間轉譯者的角色,將網絡中每個行動者之想法與利益做最好的溝通與結合。

校稿編輯:萬宗綸、練聿修

(本文經《GEOGDAILY》授權轉載;原文來源:〈貓奴的誕生:猴硐觀光化下的分歧、衝突與權力〉;首圖來源:iyard)


推薦閱讀: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Geogdaily.地理眼

Geogdaily.地理眼

《GeogDaily地理眼》由一群年輕的地理學領域學生創立,希望能讓地理從課本中走進真實運作的社會,進而成為地理學社群的交流平台與認同符號。

官網:http://www.geog-daily.org/
Geogdaily.地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