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慾望裡看見父權餘威──《下女的誘惑》

原文標題:《下女誘罪》(The Handmaiden)命運的抗爭者

朴贊郁的新作《下女的誘惑》改編自英國小說《荊棘之城》(Fingersmith),將其背景從原著的維多利亞年代改為1930年代日治下的韓國。這個圍繞著下女(金泰璃)、小姐(金敏喜)、伯爵(河正宇)與老爺(趙震雄)四人的故事,落在朴贊郁的手上,增添了懸疑與奇情,叫人驚訝,嘖嘖稱奇。

朴式風格:峰迴路轉視角下的驚奇

電影把敘事分為三部,第一部以下女的角度描述,她被送往深山的大宅,服侍足不出戶的小姐。觀眾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是下女與假裝為伯爵的騙子為了騙得小姐豐厚財產,而設下的騙局。循著預定的軌跡,看似邁向成功之際,一個突如其來高潮──第一部完結,留下一個個問號。

騙子伯爵與下女(圖片來源:thefilmstage)

為什麼?──這是第一部結束轉至第二部的初始反應。

第一部為故事建構一個看似客觀的構架,卻是導演為觀眾設計的陷阱;第二部擺脫了一般承先啟後的作用,以小姐的角度切入,重新講述這一個故事,牽涉的時空比第一部更長,在更早的時間開始,與第一部同時結束;把當中的真相過程,逐一拆說,也補充了第一部一些被忽略的細節。原來如此,看罷以後,不禁倒抽一口氣。

當觀眾看過第一與第二部,站在一個類近於全知的視點下;接著的第三部,自然無法與扭盡六壬的前兩部相比,沒有劇情的突破,而是繼續發展。在導演的設計下,解答未知因素下的問號之餘,卻又不至於此,依舊盡見驚喜。

朴贊郁在這個三幕故事裡,花盡心思。不同道具橫跨不同部分──從場景,如大宅陰沉的外觀,不能被日照也不能進入的書房,以至微細的物件,如小姐的繩、伯爵的煙,以至書中的八爪魚。

這些細節往往被刻意的強調,初次聽見彷彿多餘,與故事無關,及後卻一一被提及被解答,顯出其重要性,叫人拍案叫絕。

驅策前進的,都是慾望

(圖片來源:bonsaiho.pixnet)

《下女的誘惑》強調了慾望,不單如宣傳所言的尺度,更多的是埋藏在各路人物心裡的想望──這些慾望不大顯露,如讀書會的一幕,個個西裝筆挺,正襟危坐,但從他們發紅的臉,急促而裝作低調的呼吸,可見一斑。

這間大宅困住的是一個個追逐慾望的靈魂,下女、小姐、伯爵與老爺四人各有慾望,以至大宅的家傭,賓客也毫不例外。因為如此,故事才會如此錯綜複雜,讓人如墮迷霧,只得依著導演所設的格局而行,聽他逐一解釋。

縱然如此,在戲裡伯爵與老爺的慾望被誇大,不約而同被視為一種威脅,讓人有一種脫離而不被視為叛逆的企圖;與男人的慾望不同,下女與小姐的慾望,或因弱勢而被輕視,又或因著真摯而被默許,至終為被視為一種抗衡,一種解脫。

其中下女破壞書房,以至後來二人在草原奔跑的一幕,尤其真心,尤其激動。

《下女的誘惑》以戲本為重點,透過兩個女主角的視角突顯四個充滿慾望的人的拉扯,以至如何意圖從別人的慾望中逃脫。

(圖片來源:catchplay)

這次,朴贊郁的風格顯然收斂,沒有前作的陰沉──各人追逐慾望,但力度欲不大,尤是河正宇與趙震雄的演繹刻意的浮誇,減低了這兩個男人破壞的力量,讓人自然而然將焦點擺在兩個女主角的身上;而戲中雖不乏導演擅長的復仇戲碼,卻在仇恨中帶點甜蜜,兩位女主角的對望凝視,被鏡頭聚焦,流露了不一樣的感情,連復仇也毫不例外。

她們的凝視,起初或是一種抗衡;看至最後,不禁感慨,這原來是一齣愛情故事;而這樣的愛情故事在那一個時代也是一個非凡的突破。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標題為編輯所加,原文出處:《下女誘罪》(The Handmaiden)命運的抗爭者;首圖來源:crazygirlstake


更多電影文: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程思傳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

經營網誌《偽文誌》:
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
程思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