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萬華「加蚋仔」的前世今生:我們都曾是新店溪的子民

台北提內唯一的堀仔頭活泉

文 / 照片:侯名晏

南萬華「加蚋仔」的名稱源自於平埔族,在凱達格蘭語中有「沼澤」之意。早年此地水道縱橫,經過新店溪沖積的沼澤土壤十分肥沃,先民依水而居,因此處處可見豆芽菜、茉莉花、麻竹筍等經濟作物。

然而隨著現代化的都市發展,曾經綿軟肥沃的田地鋪上層層柏油路,湧泉被水泥遮蓋,親水的村莊也被迫遷至高高築起的堤防內,人們也逐漸忘卻曾被河水與土地哺育的記憶。

幸而隨著地方文史工作者及社區居民的努力,我們能重新窺見南萬華親水的地區歷史。

逐水而居的聚落痕跡

南萬華的房屋大多是三、四層樓老式公寓,街道靜謐。然而就在這平凡無奇的景觀之中,隱藏著台北河堤內唯一可見的天然河道。

長泰街附近的「堀仔頭」地區,保留著新店溪流經堤防內的小小活泉,泉水清澈見底,仔細一瞧,還可以看見零落的豆芽菜漂浮其上。

此區許多在第一果菜市場工作的居民,民生工具就是圖中的拖板車

此地雖然隨著都市化的發展,不再大量種植作物,居民的生活卻依然與水源息息相關,在巷弄中座落著不少豆芽菜工廠,利用活水清洗豆芽菜。

穿越幾條巷弄,活泉附近隱約可見清領時期的閩式建築。此地是有著「台北第一庄」之稱的堀仔頭聚落,有著逾300年歷史,保留當年開墾移民逐水而居的痕跡。然而歷史悠久的聚落卻面臨都更與否的爭議,部分的居民希望能夠得到更乾淨整潔的現代化環境,亦有部分居民認為應該保存難得的歷史建物。

這樣的爭議在都市化的過程中不斷展現,隨著一棟棟高樓拔地而起,城市的記憶也逐漸被抽離。

堀仔頭聚落

共生與共食:南萬華的社區哲學

所幸加蚋地區始終有一群熱情的文史工作者與社區規劃師、藝術家們不斷努力保存街區的記憶。漫步於南萬華的街道上,我們驚喜地發現隱藏巷弄間的裝置藝術與斑剝牆面上的美麗插畫。

原來,除了文史工作者們致力保存歷史景觀,社區中也有著不少藝術家盡己所能的美化老舊的社區,他們所繪的主題緊緊扣連著社區空間──靈動的水獺抱著鱸鰻、老樹的根系靜靜地舒展,這都是當地耆老六、七十年前常見的景象。

藝術家繪於社區牆面的壁畫

除了藝術家的進駐,社區規劃師也在東園設點,時常舉辦活動並與居民形成社區規劃的共識。日治時期創校的東園國小,原名為加蚋公學校,校園中錯落的石碑與老樹一一展現過往經歷的時光。

高傳棋老師正在介紹東園國小中的菜圃

東園國小的特殊之處,除了悠久的百年歷史之外,更在於開闢校內菜園,鼓勵學童重拾過去加蚋仔農植的技能,在農作中學習知識。

定期的師生共食凝聚了校園內情感,校園之外的社區長者也樂於參與菜園的種植與維持,社區意識興起後重新開始的耕作,開啟了社區與學校連結的可能性。

 

最早的聚落中心其實是棵老茄苳

跨出高聳的河堤,才發現堤外的土地竟是如此廣闊。一路走來,我們以蓊鬱的老樹作為指標,追溯著水道的痕跡,最終來到堤外平緩草地中,兀自佇立地一株茄苳樹下。

這株茄苳樹是原本加蚋仔居民聚居的中心,然而國民政府以「防洪」之名將居民向提內遷徙,人們被迫拋棄家園,與養育自身的河水、田地隔離,獨餘歷經風霜的老茄苳為圍困牆中的人類憂傷。

曾是聚落中心的老茄苳樹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堤外杳無人煙,相反的,這裏是不少民眾假日運動休閒的去處,不僅有不少臨時攤販熱絡地經營生意,更有一臺臺露營車為人們提供假日休閒的另一種選擇。目前堤外只能安設臨時性的設施,但隨著政府有意重新利用河堤外的空間,似乎也應重新思考過去遷徙政策的必要性。

河堤外的空間有不少攤販

無論如何,過去河濱的農業地景已不復在,我們亦只能透過文獻及所存不多的歷史景觀來想像過去此地居民如何與河水共生。

新店溪不止孕育了農業聚落,也目睹了殘酷的殺戮,行至馬場町紀念公園,在細雨中沈默地聽著此地作為白色恐怖時期刑場的過去。

河畔的綠地乾淨整齊,但我們似乎很難記得鋪上青草前的土地曾發生過什麼事情。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標題為編輯所加,圖文來源:〈加蚋仔親水生活空間〉;官方網站:台北|城市散步


走踏台北: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台北城市散步 Taipei Walking Tour

台北城市散步 Taipei Walking Tour

關於台北城市散步Taipei Walking Tour

台灣唯一中英日語步行導覽團隊,以台北各街區生活、族群等城市文化為核心,由文化、設計、社會等各領域專業者帶領,規劃電影、社工、建築、歷史、藝術、公民等多元主題,引領台灣及各國民眾走進台北各個角落,從不同觀點重新認識台北。

網站:www.taipei-walkingtour.tw
Email:taipei.walkingtour43@gmail.com
台北城市散步 Taipei Walking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