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影評|你,成為了你想成為的大人了嗎?──《比海還深》

原文標題:《比海還深》一種苦澀的共鳴

是枝裕和在《比海還深》劇本的第一頁寫著:「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夢想中的自己。」簡單的一句,寫出了很多人埋葬在心底最赤裸的獨白。

隨著日子,隨著年歲,我們的生活與想像出現了無法還原的偏差,就算未必成為自己最討厭的那一類大人,很多時候我們還是無法成為少時最期望的自己。

人到中年,怎麼一切都變了

在《比海還深》裡,看著潦倒的篠原良多(阿部寬),不難理解他的失落──人到中年,總是孤獨一人,與響子(真木陽子)離婚後,常拖欠贍養費,關係不算太好;關心兒子真吾(吉澤太陽),卻又與他不親近,只得遠遠跟蹤他們;工作失意,被逼從小說家轉為私家偵探,為了賺錢,與下屬合謀敲詐客人。

走投無路時,甚至藉故帶真吾見見奶奶淑子(樹木希林),計劃回老家偷錢。看著良多,我們搖頭。

(圖片來源:thegrandcinema)

就在他們回家的那一晚,外邊颳起颱風,良多、真吾、響子滯留在淑子的家,久違的四人共處一室。困在那一間窄小的單位裡,不像平日的架起武裝,距離稍微拉近。

(圖片來源:thegrandcinema)

良多終究有機會與他們談一談──與響子談了她新認識的男朋友,與媽媽談了離去不久的爸爸,也跟兒子冒雨去了他從前常去的秘密基地。在他人批評與判斷外,藉著一次突如其來的颱風晚上,他享受了這一種不一樣的時光,當上了一個兒子、爸爸的角色。

 只是想當好一個爸爸

前作《海街日記》的鎌倉沒有城市的繁華,得以擁抱著滿懷心事的四姊妹; 這一次《比海還深》抽離了地方的特色,只道是一個城市故事,強調了淑子那一間被人嫌棄的公共屋邨小單位。

這小單位不值一提,自老伴離開以後,偶爾只等兒女回家,卻是她僅有的一切,但這狹小的空間同時意外地成為良多僅有的避難所。

當外邊的人對這個中年男子投以很多不同的目光,這一間細小的單位卻打開了大門,讓他有空間重新檢視他與家人的關係。

一直想擺脫從前父親的陋習,卻又不自覺走在同一條路上;在兒子的面前,他終究成為了類似他父親這類的不受歡迎的人物。真吾對父親,有很多的不了解;觀眾看著良多,同樣如是。

(圖片來源:big5)

良多帶真吾買球鞋的一幕,把當中那種糾纏描述得淋漓盡致。他渴望在真吾面前建立好爸爸(或者只是一個爸爸)的形象,裝作闊綽,卻朝不保夕,而使了詭計,讓人對他投以白眼。看著這個名為爸爸的男人,真吾心裡有數,坦言不想成為他這類人。

這一幕與良多在當舖裡,知道從前爸爸對他的期望一樣,流露了兩位父親對兒子的愛,深化了是枝裕和對親情家庭的看法,點明了親情這種感情的吊詭──這種愛一點都不完全,有點缺憾,更談不上比海還深,卻又如此真實,叫人難以完全的割捨。

親情,最難解的結

(圖片來源:peacesail)

是枝裕和繼續溫柔地說故事,對著懦弱而不中用的良多沒有太多批評,也沒有強迫他改變。颱風以後,一切依舊。經歷這一晚,良多沒有從此變成了自己期望的大人,沒有霎時改變所有的陋習。

離開狹小的單位,他依舊要面對生活的難關,還有他不願意承認的現實;然而,這小單位擁抱了不被接納的中年男人,就像淑子站在梯間,向他們揮手,讓他知道只要回頭,還有一個地方容納他。

因著人的不完全,我們總是無意地傷害了身邊的人;然而,當中不完全的愛,卻又一次又一次的,在我們最低潮的時候抓住了我們,形成了一種欲斷難斷,又始終無法割裂的關係。

又,正因為我們都不完全,正因為我們的人生都有遺憾,看《比海還深》時,才會有一種苦澀的共鳴。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標題為編輯所加,原文出處:《比海還深》一種苦澀的共鳴;首圖來源:109cinemas


看好電影: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程思傳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

經營網誌《偽文誌》:
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
程思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