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當義和團碰上Internet:台灣人爭點氣

對台灣而言,義和團式的瞎起鬨,只是自己爽,純為內耗,實在太廉價了。

 

「義和團」是個歷史事件,但也成了通俗概念。為什麼成了人盡皆知的通俗概念,因為極為類似的現象,反覆、反覆、反覆的在中國近代史中出現。

義和團可以這樣描述

義和團現象的通俗一面可以這樣形容:逢X必反,無限上綱,群體壯膽、自封正義,迷信無知,煽火便起。歷史真相中的義和團,逢洋教必反,後演變成逢洋人必喊打,見洋人遇難便鼓掌,最後,凡是沾上「洋」字的都遭殃,如洋火(柴)不可用,洋裝不可著,洋車不可乘。

紅衛兵與義和團

中國文革時期的紅衛兵,早已被定性為義和團現象,只是這次對的不是洋人,而是自己人。清末的義和團其實沒有紅衛兵過癮,因為那時洋人並不多,用地方土話罵起洋人來,洋人也聽不懂,有點不來勁。

紅衛兵不一樣了,階級敵人和右派到處都有,隨手一指就是一個,罵人用中文,對方聽得懂,更增加了互動的樂趣。被罵者只要一回嘴,就坐實了階級敵人的名號,糾眾追打,戴帽遊街,大喇叭一喊,路人側目,極盡風光爽快。

(圖片來源:Seaside Sky)

 

當義和團碰上了 Internet

你可想像,當義和團碰上了Internet的加持,那會是什麼樣的一個場面?這回,可不是萬人呼應,而是千萬人呼應;這回,可不是用大喇叭引人注意,而是用「社交」媒體瞬間閃播至一億只手機。

1月16日、5月20日民進黨全面執政後,恰逢南海仲裁案結果出台,善用Internet 收放輿情的中共,又啟動義和團了,這次的基調是「逢美必反」、「逢台必擠」。肯德基不吃了,i-Phone不用了,台灣藝人要求表態了,Internet上大軍集結海南的影片成百上千的傳播了,武力收台的叫囂四起了,打趴美國航母的信心大增了。

 

台灣不齒義和團?26位被燒死的遊客

說了這許多,這裡要請問每一位讀者一個問題:你是不是對義和團的現象感到不齒?你願不願意看到義和團現象也在台灣出現?你同不同意,如果台灣要談「去中國化」,首先應該徹底去除的就是義和團心態和現象?你覺不覺得,如果台灣被人欺負了,最好的對策就是義和團式的對策?

如果你覺得台灣不應該義和團化,那麼,為什麼當二十六名陸客燒死在遊覽車中後,你在臉書上看到「看到死這麼多支那豬我就爽」、「為什麼不多死幾個」的言論廣傳時,你沒有生氣?生什麼氣?生台灣不爭氣的氣。生台灣「去中國化」失敗的氣。生台灣民主領先中國這麼多年、氣急敗壞時卻依然露出義和團狐狸尾巴的氣。

同時,你也應該生台灣人無知的氣。燒死的二十六人都來自遼寧,一個滿族人聚集的地方。「支那」什麼意思?被不幸燒死的人中,極可能有滿族人,他/她算不算無知者口中的「支那人」?無知者使用的就是他口中的「支那文」,坦白講,如果無知者用的是英文或日文,倒還值得一提,如果只會支那文,那還是不要丟人現眼的好。

 

不爭氣、沒骨氣

唉,總歸一句話:不爭氣的(部份)台灣人,想去中國化,骨子裏卻還是義和團;想脫中獨立,卻不花時間學好英文或日文或德文或法文或柬埔寨文,老大不小了還只會支那文,自甘做亞洲孤兒做屁孩。天助自助者,想得到別人的尊重必須自己先學會尊重自己,這兩句話沒聽過?

義和團心態在中國,知識界已經在深刻反省,有稍許見識者都知道那是禍國殃民的現象。但是,當權者忽悠義和團,製造民族主義瞎起鬨,至少具有國際鬥爭的意義,可以說是借力使力,失之東隅、收之桑榆。而對台灣而言呢,義和團式的瞎起鬨,只是自己爽,純為內耗,實在太廉價了。

把話說到底,即使作為工具性的使用,演戲也得演個像樣的戲吧?

如此不三不四、小確幸式的義和團姿態,唉,還是那句話,太不爭氣了,太孬了,還不如徹底的「去義和團化」,擺出進步姿態,顯示一下台灣人的骨氣、見識和獨立的文明。

 

(本文原刊於鳴人堂;作者臉書:范疇;首圖來源:baidu

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范疇

范疇

連續創業於美國、新加坡、台灣、中國達30年。最新出版《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襲來!!三十年後的三種台灣》。相關著作另有《與中國無關》、《中國是誰的?從台北看北京》、《台灣是誰的?》等書。
范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