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五月 27, 2019

政府轉換陷困境,沈富雄:恢復閣揆同意權才能解決問題

異哉!胡佛教授要釋憲 憲法權威胡佛...

國會改革讓王柯爭得面紅耳赤,林濁水談全盤改造三階段

(原文標題:〈林濁水觀點》怎樣迎接國會過...

死刑真的有嚇阻力嗎?

文:楚門 死刑議題不退流行,每有...

蔡仁堅:小英主席,您所宣示的民主,在新竹市未曾實現!

小英主席,您所宣示的民主,在新竹市未曾實...

顧家銘:11年修7次憲法,為何修不掉藍綠惡鬥?

大選過後憲改突然成為重要議題,大家都始料...

藍綠主張難分別,沈富雄:總統候選人都在慷人民之慨!

餘年不滿廿,卻懷百歲憂 週一(12月7...

林濁水:直選總統準內閣制是台灣人的最好選擇

大體兩選一了。 儘管民眾高達8成認...

社運只是一種手段,李丁讚:關鍵在解決衝突的機制

文/李丁讚(國立清華大學社會所教授) ...

新國會新政府的考驗:台灣人認同與飯碗有什麼關係?

文/農夫 台灣之子陳水扁當選總統後...

如何讓國會過半?林濁水:時代力量先搞清楚是白色還是墨綠

時代力量的自我定位是白色的還是墨綠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