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三月 24, 2019
標籤 李晏榕

標籤: 李晏榕

台灣已經迎來「女性參政更能安定社會」的時代—專訪李晏榕

文/郝明義、陳季芳 我進入國會...

抽號次一定要想梗做新聞!第三勢力這幾句你記住了嗎?

今(23)天是立委選舉號次抽籤的日子,不...

【2016大選】六年級生寫給太年輕的你,科學小飛俠選配指南

文/魯夫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叫做黨外的...

李晏榕談政策:一個立法委員能給身心障礙者什麼協助?

文/李晏榕(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台北市中山...

愛滋防治的性別盲:女生自我保護不該是「放蕩」和「不檢點」

文/李晏榕(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台北市中山...

選民能分辨誰較有理念,綠社盟誓言讓藍委「八仙落海」

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台北市5位區域立參選人...

花都的眼淚:為何土生土長的法國人,卻對法國沒有認同感?

文/李晏榕(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台北市第三...

超越藍綠的新選擇:為何女性候選人要主打「豬哥票」?

李晏榕說,剛出來參選時,黨就很想把我打造成「婦幼律師」,但我非常抗拒,為何婦女就要和兒童綁在一起?我其實是想定位成「性別平權律師」,但念起來又很長,因為婦幼律師是有票的。

晏榕的菜鳥精神:就算內心很慌張,也要給人安全感

綠社盟台北市中山、北松山區立委參選人李晏...

熱門貼文